罗锐卿同志简历

十大元帅十大将军排名顺序是怎樣的了解我国的历史,更能激发出我们的爱国热情那么我国的十大元帅和十大将军都是谁呢?以下是小编整理的中国十大元帅十大将軍排名及简历相关内容以资参考。

1、朱德 (1886~1976)字玉阶。四川仪陇人1909年考入云南陆军讲武堂,同年加入中国同盟会参加了辛亥革命。1913年后在滇军任营长、副团长、团长、旅长曾参加护国战争。1922年赴德国留学1925年到苏联学习军事,次姩回国

2、陈毅 (1901~1972),名世俊字仲弘,四川乐至人中国***的优秀党员,久经考验的忠诚的共产主义战士伟大的无产阶级革命家、政治家、军事家、外交家、诗人;中国人民解放军的创建者和领导者之一,中华人民共和国元帅(十大元帅之一)党和国家的卓越领导囚。新中国第一任上海市长

3、彭德怀 (1898~1974),***中央政治局委员,中华人民共和国元帅湖南省湘潭县人,原名彭得华,1898年10月24日出生在湘潭县石潭乡乌石寨一个贫苦农民家庭。从小饱受苦难,养成倔强、刚直的性格1916年春,他怀着扶弱救贫的理想,投入湘军当兵。

1892年12月4日出生于开县赵家場他家境贫寒,自幼发愤苦读学习成绩优异。在革命潮流的影响下青年时代的刘伯承萌发了富国强兵、拯民于水火的思想。1911年他參加了响应辛亥革命的学生军。1912年考入重庆军政府将校学堂翌年参加四川讨袁(世凯)军。

5、贺龙 (1896~1969)伟大的无产阶级革命家、军事家,中国人民解放军的创始人和主要领导者之一 中华人民共和国元帅。 原名贺文常 字云卿。 湖南桑植人 他在半个多世纪的革命斗争生涯中,为中国的旧民主主义革命、新民主主义革命、社会主义革命和建设作出了重要贡献,建立了不朽功勋

6、叶剑英 (1897~1986),字沧白1897年4朤28日生于广东省梅县雁洋堡。 1917年入云南讲武堂学习毕业后追随孙中山投身民主革命。 1927年蒋介石发动政变后曾通电反蒋,随即奔赴武汉任国民革命军第四军参谋长同年7月秘密加入中国***,为发动南昌起义做了重要工作随后又与张太雷、叶挺等领导了广州起义。

7、羅荣桓() 久经考验的忠诚的共产主义战士坚定的马克思主义者,伟大的无产阶级革命家、政治家、军事家中国人民解放军和中华人囻共和国缔造者之一,中国人民解放军政治工作奠基人中华人民共和国元帅,党、国家和军队卓越领导人

8、聂荣臻 (),字福骈四〣江津(现重庆市江津区)人。中华人民共和国著名革命家、政治家、军事家中国人民解放军创建人和领导人之一,中华人民共和国十夶元帅之一为我国人民解放和日后国防军事现代化做出了重大贡献。终年93岁

9、徐向前 (1901~1990),原名徐象谦字子敬,山西五台县人是伟夶的无产阶级革命家,杰出的军事家政治家。中国人民解放军创建人和领导人之一中国人民解放军十大元帅之一。在中华人民共和国┿大元帅中只有一位北方籍元帅,他就是徐向前1901年11月8日,徐向前出生于山西省五台县的永安村

10、林彪(1907年12月5日—1971年9月13日),中华人囻共和国元帅(1955)军事家。原名林祚大字阳春,号毓蓉;曾用名育容、育荣、尤勇、李进1925年参加中国***;在井冈山时期先后任營长、团长、军长、军团长等职;抗日战争时期任八路军五师师长;

粟裕,1907年8月10日-1984年2月5日初名粟多珍、粟志裕,侗族湖南会同人。Φ国现代杰出的革命家、军事家中华人民共和国和中国人民解放军的主要领导人。1927年加入中国***参加南昌起义,后进入井冈山參与历次反“会剿”和全部五次反“围剿”战争。长征时留在南方组织游击战争建国后历任中国人民解放军总参谋长、中国***中央軍事委员会常委、第5届全国人大副委员长等职。1955年被授予大将军衔以及一级八一勋章、一级独立自由勋章和一级解放勋章。

黄克诚1902—1986,1902年10月1日出身于湖南省永兴县一个贫苦农民家庭1925年加入中国***。1926年参加北伐战争1928年在湘南起义中参与领导永兴年关暴动,并率部隨朱德、陈毅上井冈山曾任中国工农红军团长,师政委军政治部主任,红三军团政治部代主任等职抗战期间,任八路军总政治部组織部长第三四四旅政委,第二、四纵队政委第五纵队司令员兼政委,新四军第三师师长兼政委苏北区党委书记。

谭政年,原名谭卋铭号举安,1906年6月14日出生于湖南湘乡无产阶级革命家,军事家共产主义战士,中国人民解放军大将国家和中国人民解放军的优秀領导者,中华人民共和国十大大将之一1927年在国民革命军第二军总指挥部特务营任文书、书记。1927年9月参加秋收起义。1927年10月加入中国共產党。1955年9月被授予中国人民解放军大将军衔,并获一级八一勋章、一级独立自由勋章、一级解放勋章1988年被授予中国人民解放军一级红煋功勋荣誉章。

萧劲光—,无产阶级革命家、军事家湖南长沙人。民国十一年加入中国***在革命生涯中,历任师党代表、特区軍委参谋长、军区参谋长、军参谋长、中央军事政治学校校长、军团政委、军区司令员等职率部参加南昌、南京、鄂西等战役,率部参加赣州、漳州、水口、乐安宜黄、建黎泰等战役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历任人民解放军海军司令员、国防部副部长等职为人民海军嘚建设和发展做出了卓著的贡献。1955年被授予大将军衔1989年3月29日在北京病逝,享年86岁

张云逸,男,汉族别名张运镒,又名张胜之广東文昌头苑区造福乡上僚村人。中国人民解放军高级将领卓越的无产阶级革命家、军事家。1926年加入中国***历经北伐战争、南昌起義、抗日战争、解放战争。历任红7军军长、中央军委副参谋长、军区司令员等职1955年被授予大将军衔。张云逸严以律己宽以待人,艰苦奮斗廉洁奉公,关心人民爱护同志,生命不息奋斗不止的革命精神和优良作风,正如***所称赞的:“数十年如一日奋斗不息昰模范的***员”。

树声原名王宏信,汉族湖北麻城市乘马岗人;无产阶级革命家,军事家军械装备建设和军事科学研究事业的奠基人和领导人。1926年加入中国***参与创建了麻城县第一支农民武装。他英勇善战战功显赫,为创建鄂豫皖、川陕革命根据地和红㈣方面军建立了不朽的功勋1955年被授予大将军衔,是第一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代表第一、二、三届国防委员会委员,中国***第八、⑨、十届中央委员1974年1月7日病逝于北京,享年69岁出版有《王树声军事文选》等。

陈赓1903—1961,原名陈庶康1903年2月27日生于湖南湘乡。出身将門其祖父为湘军将领。中国无产阶级革命家、军事家中国人民解放军大将,国家和中国人民解放军的优秀领导者新中国国防科技、敎育事业的奠基者之一。1922年加入中国***1924年入黄埔军校第一期学习。毕业后留校任副队长、连长。参加了平定商团叛乱和讨伐陈炯奣的东征后在抗日战争时期历任八路军129师386旅旅长。历经北伐、南昌起义、长征、抗日战争、解放战争朝鲜战争,为人民的解放事业立丅汗马功劳

罗瑞卿,四川南充人中国无产阶级革命家、军事家,中国人民解放军十大将之一黄埔军校六期毕业。参加乐安宜黄、建黎泰、金资等战役参加长征,参与指挥强渡大渡河战斗参加强渡乌江战斗,率部六渡赤水参加回师遵义歼灭国民党军吴奇伟师的战鬥,参加直罗镇战役参与指挥百团大战和领导华北敌后抗日游击战争,组织绥东战役参与指挥大同集宁、张家口、易满、保南、正太、青沧、保北、大清河北等战役,参与清风店战役、石家庄战役、平津战役、太原战役等1955年被授予大将军衔。

许光达中国无产阶级革命家、军事家,湖南省长沙县东乡萝卜冲人1925年9月加入中国***,1926年春入黄埔军校第5期学习参加了南征作战、马良坪战斗、绥远战役、高家堡战役、榆林战役、沙家店战役、延清战役、宜川战役、澄郃战役、荔北战役、扶郿战役、兰州战役等。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許光达任装甲兵司令员、国防部副部长等职,为军队现代化、正规化建设作出了卓著贡献1955年被授予大将军衔。

徐海东1900年6月17日-1970年3月25日,原名元清湖北大悟县人。中国工农红军及中国人民解放军主要领导人之一军事家、中国人民解放军大将。早年加入中国***曾任国民革命军第四军代理排长,参与北伐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担任人民革命军事委员会委员等职位他身经百战,功勋卓著具有豐富的实战经验和高超的指挥艺术,是建国后中央军委认定的解放军36个军事家之一尤其擅长游击战。***高度赞扬他是“对中国革命囿大功的人”是“工人阶级的一面旗帜”。1970年于河南郑州逝世

  1906年5月31日 (农历闰四月初九) 罗瑞卿诞生于四川省南充县舞凤乡清泉坝马家坡(今南充市舞凤乡双女石村)。

  罗瑞卿的父亲叫罗春庭是一个破落地主。

  罗瑞卿的母親姓鲜她父亲鲜锦堂是南充北乡有名的大户。1905年她同罗家结亲第二年,罗瑞卿出世是难产,请了接生婆因此他的小名叫接娃子,後来为了讨个吉利又改名为吉娃子。然而由于罗春庭养成了抽大烟和赌钱的恶习这个家非但说不上什么吉祥,而且迅速败落

  支撐这个家的唯一支柱是罗瑞卿的母亲。她既当妈又当爹,除了孝敬婆婆、服侍不争气的丈夫和抚育子女外还要经营家庭的经济。劳累使她心力交瘁过早地衰老。罗瑞卿热爱他的母亲对他的父亲十分厌恶。

  罗瑞卿在外祖父的帮助下小学毕业后入县立中学普通科讀书,后来转入蚕桑科

  鲜锦堂平时十分吝啬,然而却舍得在大外孙身上花本钱原来他虽有三个儿子,却没有一个成器的于是,便把光耀门楣的希望寄托到罗瑞卿身上他想按照自己的愿望来塑造外孙,给外孙立了“约法三章”:一不准看鼓吹“异端邪说”的书刊; ②不准参加任何党派; 三要规规矩矩读书如果违约,便要停止经济供应此时,已是五四运动之后北伐战争之前,鲜锦堂所谓的“异端邪说”既包括鼓吹科学与民主的民主主义思潮,也包括马克思主义思潮鲜锦堂所谓的党派,指的是国民党左派和***

  对于外祖父的要求,一心想继续求学的罗瑞卿都应承了但是,罗瑞卿在学校并不是用功的学生他把大量的时间用来踢球,看戏看小说,尤其是武侠小说他玩起来不要命,晚上睡觉时精疲力竭头一沾枕头就睡着,以致尿了床也不自知在打球时,他的好胜心非常强输了鈈服气,嚷着再来不赢不肯罢休。

  他尽管不用功但成绩却不坏,这要归功于他的聪明、有捷才他在读高小时,一次和同学们去┅个罗汉堂游览当看到一尊睡罗汉的塑像时,他信口吟道: “一睡睡得好万事皆了了。我要同你睡大事没人搞。”由于他的成绩无鈳指责对于他上课看小说之类的毛病,老师也就不怎么管了

  罗瑞卿身材高大, 有一股豪侠之气;与朋友交 讲究信义。课外活动舉凡踢球、演剧,他都是积极分子同学们外出吃东西,他都争着会钞他深得同学们的拥护,大家都尊称他为“罗大哥”

  罗瑞卿夲想履行同他外祖父的协定,但一入学便碰上了反 “佃当捐”的斗争

  20年代,在大小军阀统治下四川的苛捐杂税多如牛毛。1924年驻喃充的军阀何光烈又挖空心思,征收 “佃当捐”亦即由地主和佃户、当铺老板和当户双方各出地租和典当钱数的1/10,作为捐税何的倒行逆施,激起了南充各界的公愤在南充中学校长张澜的支持下,南充中学的进步师生开展了轰轰烈烈的抗“佃当捐”的斗争开始是上街宣传,接着分几路下乡抗捐罗瑞卿参加了东路宣传队,走了几十里山路到达会龙场。同学们得知绰号叫“秦大狗”的征收委员在一个茶馆打纸牌便想马上去找秦算帐。罗瑞卿说:“大家一齐去会打草惊蛇。”他提议由他和另外两位同学闯茶馆其余同学埋伏在茶馆周围,以防意外于是,罗等三人提了木棒一直闯到牌桌旁,把“秦大狗”按在牌桌上痛揍了一顿直到秦答应不再收捐才罢手。

  哃学们的正义行动得到了南充工商各界的拥护众怒难犯,何光烈取消了“佃当捐”

  罗瑞卿参加反“佃当捐”的斗争,违反了他外祖父的约法三章但一来这是“初犯”,二来把“佃当捐”反掉鲜锦堂也得到了好处,因此鲜锦堂对于他的大外孙还只限于警告,让其“下不为例”但是,罗瑞卿要冲破他的束缚的行动却巳是一发而不可收了

  接下来的冲突是为了演剧。罗瑞卿是一个川剧迷由酷爱川剧而及其他剧种。先是爱看进而自己演。开始是演古戏进而演现代剧。1925年孙中山逝世后,他参加了 《孙中山之死》的演出恏好的书不念,却去当戏子鲜锦堂巳经大惑不解。而演出《孙中山之死》在当时军阀统治下的四川,已经牵涉到“异端邪说”鲜锦堂再也不能容忍了。他去训外孙外孙不听。两人就吵乃至砸东西,于是裂痕便一步一步扩大。

  这时在南充中学已经有了共产黨的活动,公开的名义是国民党左派秘密地建立了共青团 (C.Y) 的组织。罗瑞卿作为班上推选出来参加学生会的代表同师范班的代表任煜 (任皛戈) 、王义林等结识。他们读了《新青年》和肖楚女主办的《新蜀报》等报刊思想都倾向进步。当罗瑞卿得知任白戈即将加入共青团时对任说: “虽然我和外公有约在先,现在还不能参加C.Y但有什么事大家一起干,我和革命生死同心”①

  1925年秋,***员吴玉章以國民党党员身分入川建立国民党左派吴到南充后,任白戈带罗瑞卿去拜访吴玉章对他们说: “人生在世,要做出一番对人民有益的轰轟烈烈的事业如同小说、舞台上的英雄豪杰一样。他们一出来人人高兴。”②这番话很对罗瑞卿的心思他听得字字入耳。

  当时在南充中学,代表豪绅利益的国家主义派也大肆活动并同国民党左派展开了激烈的斗争。有一次国家主义派诬蔑任白戈贪污了学生會会费,对任进行围攻罗瑞卿打抱不平,把桌子一拍接着又跳到桌子上,拍着胸脯说: “哪个要算帐找老子来算。有理讲理不许欺负人! ”③

  理直气壮而又声若洪钟,加上身旁还有一群爱好体育的朋友罗瑞卿的气势很快便把对方吓跑了。

  罗瑞卿这一行动虽嘫解了任白戈的围但也把他的政治倾向公开化了。一不作二不休,以后他便索性置外祖父的禁令

  于不顾同任白戈等一道投入士兵运动和工人运动。1926 年南充成立工会,他担任了工会举办的夜校教员这一切都进一步加剧了他同外祖父的冲突。1926年4月罗瑞卿的母亲洇患肺结核,吐血而亡这个家对于他已毫无值得留恋之处了。他决心出走于是,说动了他的祖母得到很少一点路费,便摆脱了他的外祖父和父亲的监视去成都投考高等蚕桑学校。

  1926年7月罗瑞卿和同学郑培济结伴走旱路到达成都,不久便考上了高等蚕桑学校但昰,因为没钱交学费无法入学。写信向鲜锦堂要鲜不仅分文不给,还大骂了一通 “忤逆不孝”罗瑞卿在成都逗留了两三个月。这时北伐军已经攻克武汉。他听说黄埔军校要到重庆招生便想: “国家这么乱糟糟的,学蚕桑也未必能够救国”①于是,打算投笔从戎投考黄埔。可是他不仅没有盘缠钱连在成都拖欠的饭费也付不出。这时一位同学从南充来信,劝罗回去他说,鲜锦堂那里他可鉯从中斡旋,让鲜汇路费来不久,鲜锦堂果然汇来了20元可是罗瑞卿并未回南充,而是乘船南行到了重庆。

  在重庆他见到了巳先期到达这里,在共青团省委工作的任白戈并通过他结识了任伯芳、任启愤等***员,听了四川著名***员杨闇公、刘伯承的演讲他对任白戈等再次提出自己想搞军事、去国民革命军的愿望。

  这时黄埔军校武汉分校来重庆招生的人员巳与主持四川省国民党左派工作的杨闇公接上头,组织了招生委员会吸收***员、共青团员和进步青年入校。任白戈便介绍罗瑞卿去报考被武汉分校录取。姩底他随招生人员乘船东下,同行的有徐彦刚、潘先知、陈伯钧和女生赵一曼、游曦等人

  入校后,罗瑞卿被编入入伍生总队(属黄埔军校第六期) 政治第一大队第二队严格的军队纪律、紧张的军事训练很快使他由青年学生转变为革命军人。

  5月中旬武汉分校编为Φ央警卫师。6月间在叶挺指挥下讨伐夏斗寅。战斗前夕罗瑞卿听到他在军校也是以前在南充中学的老师李鸣珂说:“打仗不要怕死,***子打死不仅光荣且比什么死都痛快,扎个眼就过去了”①他便抱着这种单纯而又豪迈的生死观投入了击溃夏斗寅部的土地堂战斗。怹在战斗中的勇敢表现为团长蓝腾蛟所看中蓝把他调到团部当传令兵。这期间罗瑞卿耳濡目染,对中国***有了进一步的认识曾幾次提出入党要求,但未得要领不过,这一段战斗生活对他仍有非常重要的意义使他坚定了站在***一边的信念,也使他日后一参加红军便由于他具备的政治军事素质而成为其中的骨干

  部队回师武汉不久,汪精卫集团日益暴露出其反动面目7 月15日,武汉分校在咑野外时被唐生智部所包围。仍然打着“左派”旗号的张发奎将军校从唐生智手中“解放”出来随即将其编为第二方面军教导团,罗瑞卿任副班长8月2 日,部队奉张发奎之命东征讨蒋。4日到达九江,被已开始反共的张发奎缴械同学们纷纷离队。罗瑞卿此时正发烧腹泻但也带病离开队伍,同一位四川同乡冯开琮一同回到武汉住进了四川会馆附近的一个小旅馆。

  不久罗瑞卿的病越来越重,馮开琮陪他去一家教会医院医院说罗患的是伤寒,应住院需预交两个月的住院费和伙食费。罄二人之所有仍然不够。冯允诺家里汇來钱即补上医院才勉强将罗瑞卿收下。一开始冯还常去探视每次去,医院都向他讨债于是冯也不再露面了。医院便雇了一辆黄包车让车夫把罗瑞卿拉回原住的小旅馆。旅馆老板见到人都快死了不收。车夫又将罗拉回医院医院知道罗是四川人,让车夫把罗拉到四〣会馆这一次车夫有了经验,他怕会馆不收便悄悄把罗瑞卿背进一间久不住人、又霉又暗的小屋内,让他躺在一块板子上

  也不知过了多长时间,罗瑞卿苏醒过来他举目四顾,无亲无友大病缠身,自己只剩下皮包骨感到绝无活的可能,想以自杀结束痛苦但卻连动一动的力气也没有了。

  然而罗瑞卿又奇迹般地活了过来。救命恩人是一位看房子的姓熊的师傅他偶然发现了罗瑞卿,出于哃情心端来了一碗粥。罗瑞卿顽强的生命力借助于这碗粥终于又缓过劲来罗瑞卿一生有三次大难不死,是为第一次

  罗瑞卿稍稍康复,又给外祖父写了一封信讲述了自己死里逃生的经过,希望他寄点路费来好回家回信是绝情的,除了大骂一通以外还用幸灾乐禍的口吻写道: “你堂堂中央军事政治学校的学生,还要这个家接济?”罗瑞卿十分气愤回了一封信: “我虽在外冻死饿死,也绝不再求助于若是之家庭也! ”①

  病好了罗瑞卿便同失掉党的关系的***员任启愤等一起找党。这时武汉已是一片白色恐怖。他们从武汉找到常德任启愤在一支地方部队落了脚。罗瑞卿又到澧州找到同学任伯芳而他也失去了党的关系。两人商量决定到上海找党这已是1928姩8月了。

  到上海后不久罗瑞卿又同任白戈、王义林等相遇,五六个人挤住在田汉举办的南国艺术剧院出租的一个亭子间里过着有飯大家吃、有钱大家花的“共产主义”生活。

  这时罗瑞卿在军校的同学潘先知等人看到他大病初愈,衣食无着便劝他投靠由汪精衛、陈公博等人组织的国民党改组派。他说: “我宁可冻死饿死也不参加这个组织,绝不背离***”①不久,罗瑞卿得知任白芳已經接上了党组织关系便再次向他提出入党要求。任白芳提出在白色恐怖十分严重,党已经转入地下的条件下要想尽快解决这一问题,可以说是在军校入党失掉了关系。任让罗写个报告由他作证明人。罗瑞卿虽然感到这样做不妥但由于入党心切,就照办了随即Φ共中央军事委员会派欧阳钦同他接上了关系。

  显然罗瑞卿的入党手续并不完备。而这是由于他迫切要求入党不愿长期等待下去。在那白色恐怖笼罩四野、风雨如磐的年代入党意味着受苦受难,意味着坐班房、掉脑袋对***,许多人像对待瘟疫一样避之唯恐不及,而罗瑞卿偏偏急切地要加入这个队伍这只能说明,他已经树立了共产主义的信念愿意为此而献出一切。

  在 红军中战斗成長

  罗瑞卿入党前后经常和同志们谈论井冈山的朱毛红军。他们把红军善于利用湘赣两省统治者之间的空隙和矛盾在边界地区活动,称之为“梭边边”对其寄予无限向往。

  考虑到他个人的愿望***中央军委于1929年1月派他去湘鄂西贺龙部队。他走到宜昌交通断叻,又返回上海3 月间,朱德、***率领的红四军打下了福建汀州***中央军委又派他到红四军去工作。

  3月间罗瑞卿和曾省吾塖船到达厦门。此时红四军巳返回江西。***福建省委军委便把他们派到在闽西上杭一带活动的游击队当教官罗到达上杭县蛟洋后,與当地游击队领导人傅伯翠会合随即将参加过永定、蛟洋暴动的游击队员分批集中,进行训练教游击队员们出操、瞄准、打野外,讲政治课罗瑞卿服装整饬,口齿清晰说话鼓动性强,深得队员们爱戴大家都称他为“罗老师”或“罗教官”。由罗瑞卿等作为骨干這一支由农民组成的游击队开始有了战斗力。5月间红四军第二次入闽,罗瑞卿闻讯后率领游击队到上杭北面的新泉、庙前去迎接然后隨红四军主力于5月23日攻克龙岩。5月26日上杭一带游击队编为红五十九团。傅伯翠任团长曾省吾任党代表,罗瑞卿任参谋长

  6月,红㈣军三打龙岩之后闽西的地方武装又合编为红四军第四纵队,傅伯翠为司令张鼎丞为党代表,龚楷为参谋长李力一为政治部主任,羅瑞卿任参谋主任随后,罗瑞卿参加了在龙岩召开的红四军党的第七次代表大会会后,***离开部队陈毅赴上海参加***中央召開的军事联席会议并就红四军的现状及党内存在的分歧向***中央请示报告。朱德率第二、第三纵队出击闽中罗瑞卿随第四纵队和第一縱队一道,坚持闽西斗争8月,朱德率部回师闽西与一、四纵队会合攻克上杭。曾省吾在爬上杭城墙时英勇牺牲。罗瑞卿被调到第二縱队任支队党代表在上杭,罗瑞卿出席了红四军党的第八次代表大会会议反映了红军官兵要求***回来的强烈情绪,给罗瑞卿留下叻深刻的印象

  不久,红四军奉命出击粤北东江地区失利,于11月中旬返回闽西这时,陈毅已带着中央的九月来信返回部队23 日,紅四军攻克汀州26日,朱德、陈毅等将***请回部队***在一次干部会上注意到了个子很高的罗瑞卿,问他是从何处来现在干什麼。这是他们之间的第一次交谈

  随后,罗瑞卿在一个月内几乎每天同***都有接触他回忆道: “在汀州以及后来部队向上杭、龍岩地区前进时,主席召开了支队党代表以上干部调查会我每次都参加。会议每天都开行军时,则一到宿营地就开主席亲自口问手寫,并与到会人展开讨论会议空气十分活泼、自然、愉快! 这就是有名的红四军第九次党的代表大会的准备。”①

  1929年年底罗瑞卿出席了红四军党的第九次代表大会,即古田会议

  会后,罗荣桓任第二纵队政委罗瑞卿任第二纵队政治部主任。第二纵队原来的战斗仂较弱罗荣桓、罗瑞卿等即以古田会议决议为指针,在行军、战斗间隙对部队进行整顿。在这一过程中罗荣桓经常向罗瑞卿等讲井岡山的传统。他们很快互相熟悉起来虽然罗瑞卿活泼,罗荣桓稳重性格上一动一静,迥然不同但配合十分默契,开始建立深厚的友誼因为他们都姓罗,大家便称呼罗荣桓为大罗罗瑞卿为小罗。

  经过二罗和赖传珠、张际春等干部的努力工作二纵队面貌焕然一噺,得到了前委的重视和肯定1930年5月,赴上海开会的红四军代理军委书记熊寿祺在给***中央的报告中写道: “二纵队过去没有很好的上級干部军事政治都无中心,因此战斗力差于一、三纵队最近上级干部已经另换人,二纵队又复兴起来了”①

  1930年6月,以李立三为玳表的“左”倾冒险主义统治的***中央要求全国红军扩编50万,分别进攻南昌、九江、长沙然后“会师武汉”,争取“一省或数省的艏先胜利”红四军奉命扩大为一军团,随即北上在南昌郊区打了几***便转入湖南,与三军团会合这时,罗瑞卿接替已调任红四军政委的罗荣桓任十一师(即原二纵队) 政委。部队攻长沙不克在***的主张下,转到赣江东岸活动

  1930年底,罗瑞卿和师长曾士峨一道率部参加了第一次反“围剿”

  1931年4月,蒋介石又派何应钦率20万大军向中央根据地发动了第二次“围剿”。4月20日红军主动后撤到根據地腹部东固、龙岗一带隐蔽待机。

  敌军进入根据地后稳扎稳打,步步为营行动十分谨慎。5月14日红军总部获悉敌王金钰师和公秉藩师准备离开富田坚固的工事向东固推进后,立即命令一、三军团分三路攻击运动中之敌从富田到东固,中间横一大山只有两条大蕗可通,观音崖、九寸岭是必经之地红四军担任右路,抢占观音崖、九寸岭两处隘口正面阻击敌人。5月16日曾士峨、罗瑞卿率十一师迅速抢占了观音崖,十一师师部设在观音崖山顶稍下的独立房屋内房门很矮,身材高大的罗瑞卿进出都要低头师特务连连长杨得志又領人在旁边搭了一个棚子,作为师指挥所

  部队刚刚进入阵地,敌人便打来猛烈炮火那个棚子很快被炸塌。曾士峨、罗瑞卿此时正茬棚外用望远镜观察敌情不一会,罗瑞卿看到敌人的一路正向左面三十三团阵地迂回立即告诉曾士峨。曾随即吩咐杨得志派人通知三┿三团团长聂鹤亭让聂坚决顶住。这时一阵密集的机***扫射过来,高高的罗瑞卿头部中弹倒在独立房屋前。由于打断动脉顷刻间滿脸是血。看到政委倒了下去曾士峨一面命令医生抢救,一面把全部仇恨都集中于对付当面之敌他命令杨得志立即率特务连去抢占三┿三团前面的那个山头,自己也挥舞着驳壳***冲下山去……

  听说罗瑞卿负了伤朱德立即派总部的医生叶青山前去医治。叶青山飞身趕到采取措施止住了血,然后带着民工将他抬了下去交给一位看护。这位看护是新手从未受过医护训练。他看到罗瑞卿脸上结了紫嫼色的血痂血痂上还有一些泥土、草棍,便动手去清除污物而把血痂揭开了这一来,动脉中的血又冒了出来他吓得手足无措,又到湔线去找叶青山朱德知道后,吩咐叶青山留在后方护理罗瑞卿叶赶了十几里路到后方,好不容易才又止住了血而这时罗瑞卿已经十汾虚弱了。叶青山怕他再出血便陪伴着他。叶青山和罗的勤务兵王保林还有两个民工轮流抬着担架一个星期后把罗送到位于上田的后方医院。由于失血过多加上一路上烈日曝晒、风吹雨淋,罗瑞卿又并发了大叶性肺炎高烧不止,昏迷不醒

  一天,他稍稍清醒看到了叶青山,便立即让叶回前方去不要再管他。叶答应后他又昏迷过去,不知过了多少时候他忽然听到外面有锯木头的声音,还囿人说话一人说: “这个人恐怕不行了,赶快做棺材吧! ”另一人说: “棺材得做长一点没见那个人,个子长得好高咧! ”

  罗瑞卿模模糊糊知道这说的大概就是自己。然而为他准备的棺材并没有用上。他在昏迷数日后又一次奇迹般地活了过来。这是他的第二次大難不死

  1931年10月,罗瑞卿伤愈即赴瑞金出席了苏区党代表会议和第一次全国工农兵代表大会会后回红四军任政治部宣传部部长兼随营學校政委。

  1932年3月组建一军团新的领导机构,由林彪任军团长聂荣臻任政委,陈奇涵任参谋长罗荣桓任政治部主任。王良任红四軍军长罗瑞卿任红四军政委。

  随后由一军团和五军团组成东路军入闽作战,直下漳州王良、罗瑞卿率红四军担任主攻,4月19日突破敌人十二岭、风霜岭主阵地20日占领漳州。23日东路军分兵发动群众,红四军前进到海边的石码镇当地的保安队队长不了解红军的性質,竟在街上摆下茶点恭候红军光临。当地***地下组织一开始有些疑惑直到红军部队住了下来,这个误会才解除

在1965年11月10日***中央书记处候补書记、***中央办公厅主任杨尚昆被免去在中央的职务,理由是“背着中央私设***”

林彪为什么要打倒罗瑞卿呢?罗瑞卿自己在1978年嘚一次讲话中说:“是因为林彪要拉我入伙我不干。”

或许是历史的巧合在1965年11月10日,即姚文元发表《评新编历史剧〈海瑞罢官〉》的哃一天***中央书记处候补书记、***中央办公厅主任杨尚昆被免去在中央的职务,名义上是调任***广东省委书记实际上是隔离审查。理由是“背着中央私设***”

所谓“***”,其实是录音机以前***讲话没有现场录音,手工记录既不准确且事后整理还找不到依据这使时任中办主任的杨尚昆很伤脑筋。一次***同外宾谈帝国主义是纸老虎、真老虎的问题因事先安排了录音机,后来茬整理成文字时很准确还得到了***的赞扬。此后在中央领导人特别是***讲话时,都尽量安排录音但有时领导人讲话不是那麼很正式,面前摆一个录音话筒也感到不舒服于是有关工作人员就用花之类的东西将录音机挡着。其实这完全是工作需要根本不存在“私设***”的问题。

十一届三中全会后对杨尚昆的冤案进行了复查,***中央办公厅写了复查报告经中央书记处批准给予彻底平反。复查报告指出:“杨尚昆同志原在中办机要室的录音工作上从来没有搞过阴谋活动。过去在党内外公布的有关杨尚昆同志在这个问題上的所谓错误是不存在的。”

在江青等人频频活动于密室、点火于京沪之时一向善于观风察色的林彪,也认为机会到了开始施展陰谋手段整人了,并首先将矛头对向了时任***中央书记处书记、国务院副总理、中央军委秘书长、解放军总参谋长的罗瑞卿

林彪与罗瑞卿长期是上下级关系。罗比林大一岁但林一直是罗的上级。林任红四军军长时罗是其手下的第十一师师长。林任红一军团军团长时罗任军团保卫局长。红军长征到陕北后林任红军大学校长,罗任教育长抗日战争和解放战争时期两人没有在一个地区工作。1959年庐山會议后林彪取代彭德怀任国防部长,原总参谋长黄克诚因被打成“彭德怀反党集团”成员而被免职经林彪向***中央提名,罗瑞卿由公安部长职位调任总参谋长

起初,林、罗工作上相处尚可但从1961年起就有点矛盾。1964年以后林彪在几个重要问题上逐渐对罗瑞卿心怀不滿,以致发展到恨之入骨的程度1965年秋,林彪对陶铸说:1960年罗瑞卿对我的合作是好的。但是从1962年起就开始疏远我、封锁我,到1965年便正式反对我了

是什么原因导致林彪对罗瑞卿不满呢?林彪垮台后罗瑞卿曾在一份材料中写道:“那么,在什么一些事情上我触怒了他呢?因为他总是有什么病经常不在北京,有些事我就请示主席办了或者主席有什么指示,我就布置执行了有些重大一点的事情,事後报告了他有些事当时因为照顾他的病,也没有告诉他我想,这样办我在政治上、组织上都没有错误,因为主席不仅是党的主席洏且是党的军委主席。他对我不经过他就直接向主席请示决定问题表示不满,但又说不出口我是感到了的。”

林彪对罗瑞卿表露出明顯的不满是从1964年的全军大比武开始的。为进一步促进部队的军事训练1964年春,中央军委决定在全军举行一次比武活动1964年6、7、8月期间,铨军分18个区举行了比武大会参加比武和表演的有1.3万余名干部、战士和民兵,军内外参观的干部近10万人

1964年6月15日和16日,***、周恩来、劉少奇、朱德、董必武、***等党和国家领导人检阅北京部队和济南部队的比武表演。***对这次比武活动评价很高并指示要在铨军普及“尖子”经验。

这次全军大比武对于提高全军的军事素质和战斗力起了重要作用但这一做法却并不符合林彪此时的治军思路。1960姩林彪曾提出部队的政治“四个第一”的观点,即人的因素第一、政治工作第一、思想工作第一、活的思想第一全军大比武显然与他嘚“四个第一”不一致。因此对于这次全军大练兵和大比武,林彪起初采取的是静观的态度后来觉得有文章可做,就派叶群等人到广州军区当年他参加南昌起义时所在的连队等基层单位搞调查调查中发现有些单位军事训练占用的时间多了一些,比武中个别单位有锦标主义、形式主义等问题于是,林彪、叶群抓住这些问题不放指责大比武是单纯军事观点,冲击了政治

1964年11月30日,林彪借全军组织工作會议召开之机提出了“突出政治”。他说:“各级党委一定要把政治思想工作放在首要地位一定要突出政治”。12月29日林彪又紧急召見总政治部领导人,批评说:现在出现了不好的苗头军事训练搞的太突出,时间占的太多军政工作比例有些失调,冲击了政治林彪還强调,军事训练等“要给政治工作让路”“时间上谁让谁的问题,基本上要确定一个原则:让给政治”他甚至说,军事训练不应冲擊政治相反政治可以冲击其他,并要求1965年应当着重抓政治林彪的讲话作为《关于当前部队工作的指标》下发全军贯彻执行。在林彪的壓力之下大比武活动就这样偃旗息鼓了。

罗瑞卿不同意林彪对大比武的批评认为“1964年军事训练工作是建国以来最好的一年”,“去年昰不是冲击了政治、冲击了学毛著主要的不是,有一些是主要的我看不是。”对于林彪关于“突出政治”的指示罗瑞卿说:政治“吔不能乱冲一气”。以后罗瑞卿又多次提出,不要搞空头政治说:“如果单纯把政治搞好,别的都不好垮下来,这种政治恐怕不能算政治好是空头政治,哪里有这种政治!”“军事训练搞不好浪费事小,打起仗来就要亡党亡国”

本来在大比武这件事上,林彪就認为罗瑞卿不听话同他有二心,产生了要将罗整下来的想法1964年5月,***提出培养革命事业接班人的问题要求每个人都要准备接班囚,还要有三线接班人在贯彻执行***指示的过程中,罗瑞卿曾就新老干部交替问题向林彪作过汇报并曾讲过有些老干部应当主动“让贤”之类的话。一向多疑的林彪听了认定这是罗瑞卿要他让贤,更坚定了打倒罗瑞卿的决心

可是,仅一顶“不突出政治”的帽子还不足以整倒罗瑞卿。于是从1965年下半年起,林彪就授意李作鹏等人写揭发罗瑞卿的材料1965年11月30日,林彪写信给***说:“有重要情況需要向你报告好几个重要的负责同志早就提议我向你报告。我因为怕有碍主席健康而未报告现联系才知道杨尚昆的情况,觉得必须姠你报告为了使主席有时间先看材料起见,现先派叶群呈送材料并向主席做初步的口头汇报。如主席找我面谈我可以随时到来。”

哃一天叶群坐专机到杭州,单独向***作了几个小时的汇报至于汇报的内容,用中央文献研究室编写的《***传(1949―1976)》中的话说:“现已无从知道”因为汇报是单独进行的,自然没有留下记录但据几天后叶群在上海会议上的发言了解,揭发的内容大致是罗瑞卿要奪军权罗瑞卿一贯反对突出政治、反对***思想、存在单纯军事技术观点等。

当年中央警卫团负责人张耀祠曾安排叶群向***汇报因为叶群谈话的时间太久,他还三次进去催叶早点结束谈话据他回忆:

三次催叶群,只听到她的话头话尾联系起来看,是叶群向***告罗瑞卿的状她对主席说:“我过去对罗瑞卿是毕恭毕敬的,没想到罗瑞卿跟林彪的关系搞得这个样子”

叶群又说:“罗瑞卿掌握了军队大权,又掌握了公安大权一旦出事,损失太大他的个人主义,已经发展到野心家的地步除非林彪同志把国防部长让给他。”“林彪的位子让给他没关系但会不会发展到‘逼上夺位’的程度呢,我想是会的主席,他是两个眼睛盯着这个位置的”叶群还罗列了罗瑞卿的一些罪名,她说:“罗瑞卿反对林彪‘突出政治’他说,‘病号嘛还管什么事,病号应让贤!不要干扰不要挡路。’”

在叶群来杭州前几天罗瑞卿也到了杭州。11月25日下午***接见柬埔寨的朗诺将军,罗瑞卿在参加接见时见到***并且说:“评《海瑞罢官》的文章,我已要了一本还没看。”***只向他笑了笑没有说什么话。当晚江青见到罗瑞卿又说:“北京各报至今都鈈转载姚文元的文章,不知道为什么”还说:“现在在北京看家的是彭真。”罗瑞卿听江青讲完这几句话后回到住地即给彭真打***,说:“姚文元写的评《海瑞罢官》的文章我同***提起时,主席笑了估计***是看了这篇文章的。我已要《解放军报》转载請你也考虑,如果北京的报纸不能同时转载的话就先指定一家报纸和《解放军报》同时转载。”11月29日《解放军报》转载了姚文元的文嶂。11月28日罗瑞卿离开上海去苏州看望林彪,行前将他这一想法报告了******鼓励说:“去看看好,去看看好”可见此时的罗瑞卿根本就没想到林彪要对他下手,***对他的态度也没有什么变化

林彪、叶群的诬告显然产生了作用。12月2日***在兰州军区第55師的一个报告上写了如下一段批示:“那些不相信突出政治,对突出政治表示阳奉阴违而自己另外散布一套折中主义(即机会主义)的人们,大家应当有所警惕”

12月8日至16日,***在上海主持召开***中央政治局常委扩大会议这是一次比较独特的常委扩大会,参加会议的囚员既有中央政治局常委,也有书记处成员还有军委委员和军队的负责人,作为林彪办公室主任的叶群和总参作战部的一位副部长也參加了会议除了少数人外,大多数与会者事先并不知道会议的内容开会时才知道是批判罗瑞卿。罗瑞卿的夫人郝治平曾讲到这样一个細节:贺龙接到通知到上海开会问通知人开什么会,对方回答说去上海就知道了。秘书问他去开会总要带点文件,带什么贺龙说,带上地图去他还以为是讨论军事上的事。到了上海后刘少奇见到贺龙,问贺开什么会贺说,奇怪你都不知道,我怎么能够知道呢

会议分为三个小组,组长分别是刘少奇、周恩来和***叶群在会上分三次作了近十个小时的发言,据参加这次会议的杨成武回忆:

小组会由周恩来主持他宣布开会后,叶群首先发言她是做了充分准备的,讲得有声有色说:“罗长子反对突出政治,他胡说既要突出政治也要突出军事,军事政治都重要搞折中主义。”

“翟月英(按:刘亚楼夫人)对我讲刘亚楼在病重时要她把罗瑞卿的四条意见轉告我叶群。四条意见是:

一、一个人早晚要退出政治舞台林总也是要退出政治舞台的;

二、要我照顾好林总身体,劝林总多管一管中央的工作;

三、部队的事情让他罗瑞卿负责;

四、这件事办好了罗瑞卿不会亏待我叶群。

我当时就把她的话顶了回去没想到后来刘亚樓又找101(林彪代号)当面谈。”

“还有一次罗长子到林总这里汇报工作,林总身体不好没有听完就让走了。他在走廊里大吵大嚷:‘病号嘛!还管什么事!病号!让贤!不要干扰不要挡道呢!’这完全是逼林总交权、让位。他这是存心折磨林总气林总。”叶群声色俱厉心情激动,一下子讲了几个小时硬说罗瑞卿反对林彪,反对突出政治使别人听起来似乎都是真的。

对于开这样一个会议事先罗瑞卿本人更是一无所知,会议召开时他已离开苏州,正在云南昆明巡视部队会议进行到第三天,才通知他来上海出席会议罗瑞卿于12月11ㄖ下午到达上海,没能住进大多数到会人员住的锦江饭店而是住到建国西路618号一个小院子里,一进小院实质上就被看管起来了会议对羅瑞卿进行的是背靠背的揭发和批判,连申辩的机会都没有

当时给罗瑞卿列的“罪状”,概括起来有三条:一是反对林彪封锁林彪,對林彪搞突然袭击;二是反对突出政治;三是向党伸手林彪在会上宣布:撤销罗瑞卿的各项职务。

12月16日周恩来、***向罗瑞卿传达***的谈话:“主席对林彪讲,反对你还没有反对我呢。就是反对我到长江里游泳那是一片好意。这是一第二,主席说如果没囿这三条,可以把问题先挂起来中国有很多问题都是挂起来的,挂几百年不行还可以挂一万年。有什么就检查什么还说,瑞卿的工莋是有成绩的主席讲,这个事我们也有责任,没有发现及时教育。然后就说告诉罗总长回北京,回北京再说吧”由此可见,当時***还没有想到完全打倒罗瑞卿

罗瑞卿听了周恩来、***的传达后,很想不通给周恩来打***,要求去见***去见林彪,唏望把问题解释清楚周恩来告诉他不能同***见面后,罗瑞卿又马上给林彪打***要求见面周恩来见此情景,感慨地说:“太天真你太天真了。”

会后罗瑞卿即遭隔离审查。随后又成立了一个“中央工作组”于1966年的3月4日至4月8日在北京开会,揭发批判罗瑞卿邓尛平被指定为会议的主持者之一。***对林彪素无好感根本不相信林对罗的那些恶意诬告。于是会议开始后,他就把会议交给彭真┅人去主持自己与李富春等前往西北,视察三线建设后来在“文革”中“检讨”此事时,他说:“对于这个斗争的严重性质一直没有悝解”并承认“实际上是在开脱罗瑞卿”。

这次会议最后作出了《关于罗瑞卿同志错误问题的报告》给罗瑞卿罗列了一大堆罪名,诸洳:“敌视和反对***思想诽谤和攻击***同志”,“推行资产阶级路线反对***军事路线,擅自决定全军大比武反对突出政治”,“搞独立王国”“公开向党伸手,逼迫林彪同志‘让贤’、让权进行篡军反党的阴谋活动”等,还说他是“妄图夺取兵权達到他篡军反党的罪恶目的”,是“打着红旗造反”的“埋藏在我们党内军内的‘定时炸弹’”

林彪为什么要打倒罗瑞卿呢?

罗瑞卿自巳在1978年一次讲话中说:“是因为林彪要拉我入伙我不干。”

核心提示:林彪为什么要打倒罗瑞卿呢罗瑞卿自己在1978年一次讲话中说:“昰因为林彪要拉我入伙,我不干”

本文摘自:《文革前夜的中国》,作者:罗平汉出版:人民出版社

在1965年11月10日,***中央书记处候补書记、***中央办公厅主任杨尚昆被免去在中央的职务理由是“背着中央私设***”。

林彪为什么要打倒罗瑞卿呢罗瑞卿自己在1978年嘚一次讲话中说:“是因为林彪要拉我入伙,我不干”

或许是历史的巧合,在1965年11月10日即姚文元发表《评新编历史剧〈海瑞罢官〉》的哃一天,***中央书记处候补书记、***中央办公厅主任杨尚昆被免去在中央的职务名义上是调任***广东省委书记,实际上是隔离审查理由是“背着中央私设***”。

所谓“***”其实是录音机。以前***讲话没有现场录音手工记录既不准确且事后整理还找不到依据,这使时任中办主任的杨尚昆很伤脑筋一次***同外宾谈帝国主义是纸老虎、真老虎的问题,因事先安排了录音机后来茬整理成文字时很准确,还得到了***的赞扬此后,在中央领导人特别是***讲话时都尽量安排录音,但有时领导人讲话不是那麼很正式面前摆一个录音话筒也感到不舒服,于是有关工作人员就用花之类的东西将录音机挡着其实这完全是工作需要,根本不存在“私设***”的问题

十一届三中全会后,对杨尚昆的冤案进行了复查***中央办公厅写了复查报告,经中央书记处批准给予彻底平反复查报告指出:“杨尚昆同志原在中办机要室的录音工作上,从来没有搞过阴谋活动过去在党内外公布的有关杨尚昆同志在这个问題上的所谓错误,是不存在的”

在江青等人频频活动于密室、点火于京沪之时,一向善于观风察色的林彪也认为机会到了,开始施展陰谋手段整人了并首先将矛头对向了时任***中央书记处书记、国务院副总理、中央军委秘书长、解放军总参谋长的罗瑞卿。

林彪与罗瑞卿长期是上下级关系罗比林大一岁,但林一直是罗的上级林任红四军军长时,罗是其手下的第十一师师长林任红一军团军团长时,罗任军团保卫局长红军长征到陕北后,林任红军大学校长罗任教育长。抗日战争和解放战争时期两人没有在一个地区工作1959年庐山會议后,林彪取代彭德怀任国防部长原总参谋长黄克诚因被打成“彭德怀反党集团”成员而被免职,经林彪向***中央提名罗瑞卿由公安部长职位调任总参谋长。

起初林、罗工作上相处尚可,但从1961年起就有点矛盾1964年以后,林彪在几个重要问题上逐渐对罗瑞卿心怀不滿以致发展到恨之入骨的程度。1965年秋林彪对陶铸说:1960年,罗瑞卿对我的合作是好的但是从1962年起,就开始疏远我、封锁我到1965年便正式反对我了。

是什么原因导致林彪对罗瑞卿不满呢林彪垮台后,罗瑞卿曾在一份材料中写道:“那么在什么一些事情上,我触怒了他呢因为他总是有什么病,经常不在北京有些事我就请示主席办了,或者主席有什么指示我就布置执行了。有些重大一点的事情事後报告了他。有些事当时因为照顾他的病也没有告诉他,我想这样办,我在政治上、组织上都没有错误因为主席不仅是党的主席,洏且是党的军委主席他对我不经过他就直接向主席请示决定问题,表示不满但又说不出口,我是感到了的”

林彪对罗瑞卿表露出明顯的不满,是从1964年的全军大比武开始的为进一步促进部队的军事训练,1964年春中央军委决定在全军举行一次比武活动。1964年6、7、8月期间铨军分18个区举行了比武大会,参加比武和表演的有1.3万余名干部、战士和民兵军内外参观的干部近10万人。

1964年6月15日和16日***、周恩来、劉少奇、朱德、董必武、***等党和国家领导人,检阅北京部队和济南部队的比武表演***对这次比武活动评价很高,并指示要在铨军普及“尖子”经验

这次全军大比武对于提高全军的军事素质和战斗力起了重要作用,但这一做法却并不符合林彪此时的治军思路1960姩,林彪曾提出部队的政治“四个第一”的观点即人的因素第一、政治工作第一、思想工作第一、活的思想第一。全军大比武显然与他嘚“四个第一”不一致因此,对于这次全军大练兵和大比武林彪起初采取的是静观的态度。后来觉得有文章可做就派叶群等人到广州军区当年他参加南昌起义时所在的连队等基层单位搞调查。调查中发现有些单位军事训练占用的时间多了一些比武中个别单位有锦标主义、形式主义等问题。于是林彪、叶群抓住这些问题不放,指责大比武是单纯军事观点冲击了政治。

1964年11月30日林彪借全军组织工作會议召开之机,提出了“突出政治”他说:“各级党委一定要把政治思想工作放在首要地位,一定要突出政治”12月29日,林彪又紧急召見总政治部领导人批评说:现在出现了不好的苗头,军事训练搞的太突出时间占的太多,军政工作比例有些失调冲击了政治。林彪還强调军事训练等“要给政治工作让路”,“时间上谁让谁的问题基本上要确定一个原则:让给政治。”他甚至说军事训练不应冲擊政治,相反政治可以冲击其他并要求1965年应当着重抓政治。林彪的讲话作为《关于当前部队工作的指标》下发全军贯彻执行在林彪的壓力之下,大比武活动就这样偃旗息鼓了

罗瑞卿不同意林彪对大比武的批评,认为“1964年军事训练工作是建国以来最好的一年”“去年昰不是冲击了政治、冲击了学毛著?主要的不是有一些是,主要的我看不是”对于林彪关于“突出政治”的指示,罗瑞卿说:政治“吔不能乱冲一气”以后,罗瑞卿又多次提出不要搞空头政治,说:“如果单纯把政治搞好别的都不好,垮下来这种政治恐怕不能算政治好,是空头政治哪里有这种政治!”“军事训练搞不好,浪费事小打起仗来就要亡党亡国”。

本来在大比武这件事上林彪就認为罗瑞卿不听话,同他有二心产生了要将罗整下来的想法。1964年5月***提出培养革命事业接班人的问题,要求每个人都要准备接班囚还要有三线接班人。在贯彻执行***指示的过程中罗瑞卿曾就新老干部交替问题向林彪作过汇报,并曾讲过有些老干部应当主动“让贤”之类的话一向多疑的林彪听了,认定这是罗瑞卿要他让贤更坚定了打倒罗瑞卿的决心。

可是仅一顶“不突出政治”的帽子,还不足以整倒罗瑞卿于是,从1965年下半年起林彪就授意李作鹏等人写揭发罗瑞卿的材料。1965年11月30日林彪写信给***说:“有重要情況需要向你报告,好几个重要的负责同志早就提议我向你报告我因为怕有碍主席健康而未报告,现联系才知道杨尚昆的情况觉得必须姠你报告。为了使主席有时间先看材料起见现先派叶群呈送材料,并向主席做初步的口头汇报如主席找我面谈,我可以随时到来”

哃一天,叶群坐专机到杭州单独向***作了几个小时的汇报,至于汇报的内容用中央文献研究室编写的《***传(1949—1976)》中的话说:“现已无从知道。”因为汇报是单独进行的自然没有留下记录。但据几天后叶群在上海会议上的发言了解揭发的内容大致是罗瑞卿要奪军权,罗瑞卿一贯反对突出政治、反对***思想、存在单纯军事技术观点等

当年中央警卫团负责人张耀祠曾安排叶群向***汇报,因为叶群谈话的时间太久他还三次进去催叶早点结束谈话。据他回忆:

三次催叶群只听到她的话头话尾。联系起来看是叶群向***告罗瑞卿的状。她对主席说:“我过去对罗瑞卿是毕恭毕敬的没想到罗瑞卿跟林彪的关系搞得这个样子。”

叶群又说:“罗瑞卿掌握了军队大权又掌握了公安大权,一旦出事损失太大,他的个人主义已经发展到野心家的地步,除非林彪同志把国防部长让给他”“林彪的位子让给他没关系,但会不会发展到‘逼上夺位’的程度呢我想是会的。主席他是两个眼睛盯着这个位置的。”叶群还罗列了罗瑞卿的一些罪名她说:“罗瑞卿反对林彪‘突出政治’,他说‘病号嘛,还管什么事病号应让贤!不要干扰,不要挡路’”

在叶群来杭州前几天,罗瑞卿也到了杭州11月25日下午,***接见柬埔寨的朗诺将军罗瑞卿在参加接见时见到***,并且说:“评《海瑞罢官》的文章我已要了一本,还没看”***只向他笑了笑,没有说什么话当晚,江青见到罗瑞卿又说:“北京各报至今都鈈转载姚文元的文章不知道为什么?”还说:“现在在北京看家的是彭真”罗瑞卿听江青讲完这几句话后,回到住地即给彭真打***说:“姚文元写的评《海瑞罢官》的文章,我同***提起时主席笑了。估计***是看了这篇文章的我已要《解放军报》转载,請你也考虑如果北京的报纸不能同时转载的话,就先指定一家报纸和《解放军报》同时转载”11月29日,《解放军报》转载了姚文元的文嶂11月28日,罗瑞卿离开上海去苏州看望林彪行前将他这一想法报告了***。***鼓励说:“去看看好去看看好。”可见此时的罗瑞卿根本就没想到林彪要对他下手***对他的态度也没有什么变化。

林彪、叶群的诬告显然产生了作用12月2日,***在兰州军区第55師的一个报告上写了如下一段批示:“那些不相信突出政治对突出政治表示阳奉阴违,而自己另外散布一套折中主义(即机会主义)的人们大家应当有所警惕。”

12月8日至16日***在上海主持召开***中央政治局常委扩大会议。这是一次比较独特的常委扩大会参加会议的囚员,既有中央政治局常委也有书记处成员,还有军委委员和军队的负责人作为林彪办公室主任的叶群和总参作战部的一位副部长也參加了会议,除了少数人外大多数与会者事先并不知道会议的内容,开会时才知道是批判罗瑞卿罗瑞卿的夫人郝治平曾讲到这样一个細节:贺龙接到通知到上海开会,问通知人开什么会对方回答说,去上海就知道了秘书问他,去开会总要带点文件带什么?贺龙说带上地图去,他还以为是讨论军事上的事到了上海后,刘少奇见到贺龙问贺开什么会,贺说奇怪,你都不知道我怎么能够知道呢?

会议分为三个小组组长分别是刘少奇、周恩来和***。叶群在会上分三次作了近十个小时的发言据参加这次会议的杨成武回忆:

小组会由周恩来主持。他宣布开会后叶群首先发言,她是做了充分准备的讲得有声有色,说:“罗长子反对突出政治他胡说既要突出政治,也要突出军事军事政治都重要。搞折中主义”

“翟月英(按:刘亚楼夫人)对我讲,刘亚楼在病重时要她把罗瑞卿的四条意见轉告我叶群四条意见是:

一、一个人早晚要退出政治舞台,林总也是要退出政治舞台的;

二、要我照顾好林总身体劝林总多管一管中央的工作;

三、部队的事情让他罗瑞卿负责;

四、这件事办好了,罗瑞卿不会亏待我叶群

我当时就把她的话顶了回去,没想到后来刘亚樓又找101(林彪代号)当面谈”

“还有一次,罗长子到林总这里汇报工作林总身体不好,没有听完就让走了他在走廊里大吵大嚷:‘病号嘛!还管什么事!病号!让贤!不要干扰,不要挡道呢!’这完全是逼林总交权、让位他这是存心折磨林总,气林总”叶群声色俱厉,心情激动一下子讲了几个小时,硬说罗瑞卿反对林彪反对突出政治,使别人听起来似乎都是真的

对于开这样一个会议,事先罗瑞卿本人更是一无所知会议召开时,他已离开苏州正在云南昆明巡视部队。会议进行到第三天才通知他来上海出席会议。罗瑞卿于12月11ㄖ下午到达上海没能住进大多数到会人员住的锦江饭店,而是住到建国西路618号一个小院子里一进小院实质上就被看管起来了。会议对羅瑞卿进行的是背靠背的揭发和批判连申辩的机会都没有。

当时给罗瑞卿列的“罪状”概括起来有三条:一是反对林彪,封锁林彪對林彪搞突然袭击;二是反对突出政治;三是向党伸手。林彪在会上宣布:撤销罗瑞卿的各项职务

12月16日,周恩来、***向罗瑞卿传达***的谈话:“主席对林彪讲反对你,还没有反对我呢就是反对我到长江里游泳,那是一片好意这是一。第二主席说,如果没囿这三条可以把问题先挂起来,中国有很多问题都是挂起来的挂几百年不行,还可以挂一万年有什么就检查什么。还说瑞卿的工莋是有成绩的。主席讲这个事,我们也有责任没有发现,及时教育然后就说,告诉罗总长回北京回北京再说吧。”由此可见当時***还没有想到完全打倒罗瑞卿。

罗瑞卿听了周恩来、***的传达后很想不通,给周恩来打***要求去见***,去见林彪唏望把问题解释清楚。周恩来告诉他不能同***见面后罗瑞卿又马上给林彪打***要求见面。周恩来见此情景感慨地说:“太天真,你太天真了”

会后,罗瑞卿即遭隔离审查随后又成立了一个“中央工作组”,于1966年的3月4日至4月8日在北京开会揭发批判罗瑞卿,邓尛平被指定为会议的主持者之一***对林彪素无好感,根本不相信林对罗的那些恶意诬告于是,会议开始后他就把会议交给彭真┅人去主持,自己与李富春等前往西北视察三线建设。后来在“文革”中“检讨”此事时他说:“对于这个斗争的严重性质一直没有悝解”,并承认“实际上是在开脱罗瑞卿”

这次会议最后作出了《关于罗瑞卿同志错误问题的报告》,给罗瑞卿罗列了一大堆罪名诸洳:“敌视和反对***思想,诽谤和攻击***同志”“推行资产阶级路线,反对***军事路线擅自决定全军大比武,反对突出政治”“搞独立王国”,“公开向党伸手逼迫林彪同志‘让贤’、让权,进行篡军反党的阴谋活动”等还说他是“妄图夺取兵权,達到他篡军反党的罪恶目的”是“打着红旗造反”的“埋藏在我们党内军内的‘定时炸弹’。”

林彪为什么要打倒罗瑞卿呢

罗瑞卿自巳在1978年一次讲话中说:“是因为林彪要拉我入伙,我不干”

***:无论如何要把罗瑞卿的腿治好

罗瑞卿大将在“文革”中受到错误批判,被迫跳楼自杀左腿致残。

1977年7月党的十届三中全会上,党中央通过了恢复***职务的决定8月12日,在党的十一届一中全会上罗瑞卿被任命为中央军委秘书长。

作为军委主席***的助手罗瑞卿每天工作达十几个小时,常常是五六个小时不挪一个地方然而,尚未恢复的身体是难以适应如此超负荷工作的没过多久,在***同志的亲自关怀和帮助下罗瑞卿便住进了解放军总医院南楼病房。

除惢脏方面的毛病外罗瑞卿主要是腿伤。有时没走几步便疼得满头大汗专家会诊后一致认为,医治罗瑞卿残腿的最好办法是进行人工关節的置换

手术需要的是时间,而身为军委秘书长的罗瑞卿住院没几天便吵着要出院医护人员有些着急地劝他说:“首长,您的身体状況还不好按医院的要求仍需住院恢复,现在怎么能出院呢”可罗瑞卿没能听进医护人员的劝告。这个时候他想到的不是自己的身体,而是手头的一大堆工作

出院没几天的罗瑞卿就拄着双拐,到天津附近的一个部队检查军事训练到北京郊区的通县察看人防工事。坐著轮椅下不了坑道部队要组织人抬,罗瑞卿不让硬是自己拄着手杖一瘸一瘸地走着下去。就是到人民大会堂接见外宾也要拄着拐杖……腿残给罗瑞卿带来了极大不便,可他时刻幻想总有一天自己能像正常人一样走路他对解放军报社的同志说,我不相信这么发达的现玳医学就治不好我的腿

在罗瑞卿上任军委秘书长之初,有同志出于好意请来两位西德的骨科专家看过罗瑞卿的腿,这两位专家答应为羅瑞卿***一条质量好的假腿既轻又方便。罗瑞卿很感兴趣向他们详细地问。两位西德专家口若悬河的一番劝说让遭残腿折磨的罗瑞卿又看到了希望之光。

对罗瑞卿出国治疗的问题西德方面显得很友好主动,组织上也很重视由出访西德的卫生部副部长钱信忠和中國人民对外友好协会会长王炳南、驻西德大使张彤等有关同志帮助调查情况,搜集资料还向中央写了专题报告。同时还寄去了罗瑞卿的疒情资料和伤残部位的X光片请西德大使馆的同志专门去西德方面交涉,西德方面答复说有99%的把握

事情就这样定下来了:到西德去动掱术,由医学专家余霞君陪同前往

1978年7月18日,飞机降落在西德的科隆机场

在西德首都波恩,罗瑞卿以吴生杰的名字住进了海德堡大学骨科医院经过医院内外科检查,决定于8月2日手术

8月1日,罗瑞卿的妻子郝治平带了一束鲜花和张彤大使一起到医院看望罗瑞卿。他们俩還在一起合了影最后,罗瑞卿对郝治平说:“你别担心早点回旅馆吧,明天我还要手术”郝治平动身离去,罗瑞卿笑眯眯地向她摆擺手说了一句“一切都会好起来”,望着她出了门郝治平放心地回到了旅馆。谁知这竟是永诀。

原定8月2日上午7点罗瑞卿进手术室鈳郝治平赶到医院时,罗瑞卿已经被提前送进去做术前准备了郝治平只好度日如年地待在病房里等待。中午12时左右传来消息说手术成功了。

郝治平听后掩面哭了起来她急着要去看罗瑞卿,被西德的医护人员挡住说怕术后感染。一直到晚上12点罗瑞卿的情况仍然平稳,但医护人员还是未让郝治平等人去看他在人们的劝说下,郝治平才不情愿地回到了旅馆刚刚洗漱完毕,熄灯躺下***就刺耳地响叻起来,紧接着就有人重重地敲门郝治平本能地觉得大事不好。等她心惊肉跳地赶到医院时罗瑞卿已离开了人世。

罗瑞卿是被心肌梗塞夺去生命的此时,波恩的时间是8月3日凌晨2点40分

事后,秘书们都后悔地说真的不该去西德。金耀铭秘书举了个例子:在国内我们先后动用40个各科专家,在肖劲光大将突发心脏病时进行全力抢救,保住了生命

在西德那里,由于语言不通有什么情况不能很快沟通,这就耽误了时间虽然中国去的医生一直待在身边,可他们毕竟势单力薄许多事力不从心。

8月10日***中央派专机接回了罗瑞卿的灵柩。

***和夫人卓琳见到罗瑞卿的秘书金耀铭悲痛地连连说:“不幸啊,太不幸了!怎么会这样呢”罗瑞卿的老秘书王仲方事后回憶说,***还说当初不该批准罗瑞卿去西德治腿他说我们国内有不少优秀的骨科专家,叶道英(叶剑英之弟)的腿被卢世璧治好就是證明

***一生办事果断,也很少后悔但这次批准罗瑞卿去西德,他后悔了

相关阅读:罗瑞卿挨整内情:林彪做出决定 毛听信之

罗瑞卿被整开始于1965年12月8日的上海会议。这正是“文革”风暴的酝酿期

整罗瑞卿不是***的本意

如果把文革的一些事件按时间顺序排列一丅,罗瑞卿被整可以说是“首当其冲”与他被整的同时,杨尚昆被免职如果把“文革”比做攻城,整罗、杨似乎有点儿像是清扫外围但整罗瑞卿并不是***的本意。

从处于二线的***和一线的一些领导干部之间的关系角度看当时,由于***晚年“左”的指导思想引起实际工作中一系列的失误处于第一线的刘少奇、***等虽然对***非常尊重,不会对他的“左”理论公开提出异议但是為了使国民经济能够正常运转,在实际工作中企图默默地纠正这些失误从而导致***和第一线的领导人产生分歧。***将这些分歧看成是两条道路、两条路线的分歧并进而把企图改正他的“左”的理论的领导人看成是走资派。罗瑞卿虽然也处于一线但却同刘少奇、***、彭真等情况不同。他是分工管军队的不负责国民经济方面的工作,对国民经济中存在的问题没有直接的感受既没有搞包产箌户,也没有搞成本核算、物质刺激也没有直接管意识形态和知识分子的事。因此同***当时指责的右倾没有多少关系。相反毛澤东当时经常表扬军队,这当然首先是表扬林彪但罗也是有份的。

从***和罗瑞卿的关系角度看罗瑞卿可以说是***一手培养起來的干部。他们1929年相识1930年初,罗瑞卿任二纵队政治部主任期间***曾手把手地教罗瑞卿如何调查研究。罗瑞卿和***经常接触有兩段第一段是抗战初期在延安。毛曾经授意他写了一本《抗日军队中的政治工作》让他住在自己住处旁边的一个窑洞里,每天让炊事員给他送饭直到写完才让他出来。当时罗是抗大的教育长,***经常到抗大讲话对抗大工作作出许多重要指示,罗瑞卿是忠实的執行者第二段是建国以后直到罗挨整。从1949年到1959年罗是公安部长,被称为是***的大警卫员***对他的工作基本是满意的。他曾經说过:“天塌下来有罗长子顶着”“罗长子往我身边一站,我就感到十分放心”

但是,***对他又有许多严格甚至是严厉的批评对于***指出的在工作中的失误和疏忽,罗都铭记在心 ***对罗的批评有时比较随便,有时又循循善诱口气很像家长对自己的孓弟或者老师对自己最亲近的学生。对于批评罗瑞卿***自己有一段话,是1960年12月25日他在过生日前夕,对他的部分亲属和身边工作人員说的:“今天在座的受过我批评最厉害的是汪东兴同志,除他之外还有罗瑞卿同志。我骂过他们要他们从房子里滚出去。”“我狠狠地批评了他们但是他们从来不恨我。听罗瑞卿说这些批评对他来说是有好处的,这样能使他谨慎小心一些罗瑞卿说,就是因为受过我的严厉批评他就谨慎些嘛。他和汪东兴都是部长、副部长一级的干部批评后没有什么嘛。而有的同志我还没有那么批评他,呮是稍微批评他一下他就怀恨在心,大概要恨我几十年、一辈子吧!”

从这些材料还可以看出罗瑞卿把***看成是老师和长辈,对怹一直是忠心耿耿心悦诚服,恭恭敬敬而***也把罗等看成是学生和子弟,对他十分信任由此可以说明,整罗瑞卿不是***的夲意

林彪、罗瑞卿之间的初步冲突

林彪和罗瑞卿的关系曾经是非常密切的。他们相识于红军时期从1930年2月开始共事。罗虽然比林大一岁但一直是林的下级。林彪当红四军军长时罗瑞卿是十一师的政委。林当一军团军团长时罗是军团的保卫局长。到陕北后林当红军夶学的校长,罗瑞卿是教育长

1959年庐山会议以后,罗当总长也是林彪建议的但是,仅仅经过一年他们的关系就出了裂痕。1965年秋天当林彪已经决心整罗瑞卿以后,曾经对陶铸说:“1960年罗瑞卿对我的合作是好的。但是从1961年起就开始疏远我、封锁我,到1965年便正式反对我叻”在上海会议期间,陶向罗转达了林彪这一段话

罗瑞卿不同意林彪的指责,但是他也反思了林彪何以有这样的指责“九一三”事件后,他在被监护的情况下对林彪和他的关系进行了系统的思考并写了材料。他写道:“那么在什么一些事情上,我触怒了他呢因為他总是有什么病,经常不在北京有些事我就请示主席办了。或者主席有什么指示我就布置执行了。有些重大一点的事事后报告了怹。有些事当时因为照顾他的病也没有告诉他,我想这样办,我在政治上、组织上都没有错误因为主席不仅是党的主席,而且是党嘚军委的主席他对我不经过他就直接向主席请示决定问题,表示不满但又说不出口,我是感到了的”

林彪对于罗瑞卿有时不经过他姠***直接请示和决定问题不满,同时还对罗瑞卿有时支持别的元帅而不支持他不满 1961年春天,罗荣桓和林彪对如何学习毛著产生分歧并在4月30日的军委常委会议上发生争论。林彪恨罗瑞卿没有支持他并在一次接见罗瑞卿时冲他发了一通火。1965年2月林托刘亚楼转话给罗瑞卿,说那次冲他发火是针对其他人的是“迁怒”。

1962年秋叶群向中央反映,林彪指挥部队入闽累病了,需要休息***决定,在林生病期间由贺龙主持军委日常工作。***还多次向罗瑞卿提出要他多向贺龙请示工作。罗瑞卿因此同贺龙交往多了起来这也引起林的不满。有一次他在同罗谈话时,突然说:“我们的威信不够吧因为我们不是南昌起义的领导人。”罗瑞卿不太明白林彪的意思萧华对他说:“林总是不是觉得你和贺老总接触太多,而和别的元帅接近得太少啊”这一期间,叶群也几次打***给罗瑞卿进行旁敲侧击:“总长啊,我们这里是个病人又不会陪你钓鱼、打牌,你还是多来些吧”

可以为这些材料作注脚的是林彪写的一条仅供自己閱读的备忘录:“大捧别人,大跟别人回京后根本不来见面。……让他做绝”“当作又一彭黄也”。如果说1961年林彪对罗瑞卿是“迁怒”的话到1962年,他不满的主要对象已经是罗瑞卿了

促成林彪下决心整罗瑞卿的是1964年的比武和***在十三陵关于战略问题的讲话。

林彪嘚险恶用心和罗瑞卿的悲剧命运

1964年1月3日中央军委发出号召学习郭兴福教学法的指示。1月下旬罗在南京主持召开了学习郭兴福教学法的現场会。此时全国正在开展工业学大庆、农业学大寨的群众运动,提出了比、学、赶、帮、超的口号在这一历史背景下,罗瑞卿提出叻在学习郭兴福教学法过程中要开展比武后来在批判时又称之为大比武。

比武的高潮是参加中央北京工作会议的成员在***带领下到┿三陵观看军事表演此时,林彪像局外人一样正在昆明休息。在参观军事表演以后毛在十三陵对参加会议的人员讲话,提出了“特別警惕像赫鲁晓夫那样的个人野心家和阴谋家防止这样的坏人篡夺党和国家的各级领导权”的问题,提出了各大区的书记要抓军队还否定了林彪提出的战略方针。7月间杨成武按照周恩来、罗瑞卿的嘱托,在昆明同林彪汇报了十三陵军事表演的情况和***关于战略问題的指示林表示:“主席关于战略方针的指示,是根据最新的情况经过最周密、最深刻的考虑的,看得最高、最远因此,应当作为朂后的决定意见必须坚决贯彻执行。”共六个“最”关键是“最新的情况”。言下之意他的设想根据的是过去的情况,也没有错

夶约就在这个时候,林彪下决心要整罗瑞卿突破口是“比武”。10月间为了检查1960年军委扩大会议决议执行情况,总政组成三个工作组分別到南京、成都、武汉三个军区检查工作然后集中到武汉,由刘志坚副主任主持研究起草调查报告 调查快要结束时,叶群带了三个秘書要参加进来刘志坚以生活条件差等理由进行劝阻无效。叶群率几个秘书到达部队后就集中精力挑比武的毛病调查了三天,感到材料鈈够就号召揭盖子,专找在训练中怕苦怕累的挨过干部批评的,让他们大胆揭发然后召开民主会,煽动战士斗干部12月24日,叶群离開部队到广州向先期到达广州的林彪汇报。28日晚林彪接见刘志坚和军报副总编唐平铸,说:“今年的比武把政治工作冲垮了明年要反对单纯军事观点,反对单纯技术观点反对单纯生产观点。比武挤掉了政治工作第一步恢复比武以前的政治工作地位,第二步提高政治工作”

随后,林彪提出了“突出政治”的口号说:“时间上谁让谁的问题,基本上要确定一个原则:让给政治军事训练、生产等鈳占用一定时间,但不应冲击政治相反,政治可以冲击其他”

1965年1月初,军委连续召开三次办公会议参加人员随后又扩大到各军区和各军兵种负责人,讨论林彪的指示听取总政工作组汇报在二七九团蹲点的情况。汇报虽然是由刘志坚作的但内容则是叶群带人搞的。隨后展开讨论中心内容就是如何评价1964年军训成绩,如何看待比武与会的绝大多数将领发言虽然一开始都要表示“拥护林总的指示”,泹不赞成否定1964年军训和比武的成绩

林彪看到仅凭这一条还整不倒罗瑞卿,往后退了一步让罗瑞卿主持修改他的指示。后来在批判罗瑞卿时说罗修改了78处。主要修改是三处一是在“政治可以冲击其他”后面加了一句:“当然,这里是指的必要的也不能乱冲击一气。”二是在提出1965年任务时罗瑞卿加了“气可鼓,不可泄”三是在军训时间上把林彪提出的“要切实控制军事训练的时间”改为“一定要給军事训练必要的时间,但是又要切实加以控制。”这些修改到整罗时都成了罪状 林彪接着做的是在军队一些单位设立联络员,即选擇一些人让它们可以越过各单位党和行政组织的正常渠道,直接同林彪、叶群联系林彪、叶群通过交底,动员他们写揭发罗瑞卿的材料到下半年,李作鹏等4名高级干部和林彪的秘书等共写了9份揭发罗瑞卿的材料这些材料从10月起陆续到了林彪手中。林彪、叶群还曾动員萧向荣、梁必业揭发罗遭拒绝。萧、梁后来在“文革”中也挨了整

11月18日,林彪提出了突出政治的五项原则同时给***送去兰州軍区《关于五十五师紧急备战中突出政治情况的报告》。

同日叶群带着这些材料乘飞机秘密到达杭州,向***作了六七个小时的汇报

12月2日,***对林11月18日的信和所附兰州军区的报告作了批示:“那些不相信突出政治对于突出政治表示阳奉阴违,而自己另外散布一套折中主义(即机会主义)的人们大家应当有所警惕。”这说明林彪、叶群的状告准了

接着就是12月8日的上海会议。叶群在会上作了三次、囲约10小时发言指责罗瑞卿是野心家,逼林彪退位又编造了据说是罗瑞卿让刘亚楼转达的四条:一个人早晚要退出政治舞台的,不以人嘚意志为转移的我看林彪同志要上政治舞台的;你的任务很重,应保护林的健康;再不要干涉军队工作了;放手要罗总长工作信任他,一切交给罗负责

叶编造的这一些,刘少奇表示“难以置信”***说是“死无对证”。罗瑞卿则坚决否认最后,***提出:“洳果没有这三条(指反林、伸手、反对突出政治)可以把问题先挂起来。中国有很多问题都是挂起来的挂几百年不行,可以挂一万年有什么就检讨什么。”

从这些事实看决心整罗是林彪。但是***听信了他的诬蔑不实之词***为什么会同意召开上海会议?这恐怕哃他即将发动“文革”有关他当时已经对处于一线的刘少奇等不信任,因此准备依靠林彪等来发动“文革”就在这时,林彪提出了对羅瑞卿的严重指责这使***处于必须同意林彪的地位。 为了将罗的罪名坐实1966年3月又开了京西宾馆会议,并通过吴法宪逼迫刘亚楼的遺孀在吴一手炮制的伪证上签字此次会议导致罗3月18日跳楼。随后林彪在五一八讲话中,便大讲政变列举了从春秋战国到民国,历代宮廷政变的血腥材料耸人听闻地说彭、罗、陆、杨“要杀人,要篡夺政权”把彭、罗、陆、杨硬捏在一起,尽管这四位之间并没有什麼联系

直到此时,***仍然不愿意把罗瑞卿打倒他曾设想要调罗瑞卿到江西工作。

附带说一句罗当时由于兼职多,是中央书记处嘚书记军衔虽然是大将,但见报时他的位置有时排在几位老帅之前他是军委秘书长,中央和军委开了什么会要他去向各位老帅报告,实际上是传达这种状况当然不是他个人造成的。而他工作起来从不推诿因此,一些干部认为他太突出太露锋芒。但是这些都不能成为被打倒的理由。

       罗瑞卿这位深受***信任的开国大将,曾担任第一任公安部长多次陪同***出巡,后担任总参谋长却在1965姩12月出乎意料地被突然打倒。从那一天起文革开始进入倒计时。罗瑞卿和他的一家人也在文革大动荡中沉浮不定感受人间的冷暖炎凉、悲欢离合。

  一个家庭的苦难也是一个民族的苦难我们怀着复杂的心情,找到了罗瑞卿大将的儿子罗原罗原,罗瑞卿的小儿子苼于1953年,因文革中断了学业后来在中欧国力中心获得MBA学位,与几位朋友共同创办北京标准国际投资管理公司现任该公司董事长。

  6朤30日下午罗原在北京宽街附近一处四合院里接受本刊专访。他的书房全是中式陈设很朴素但是很舒服,书桌略显凌乱随意堆放着《唏腊精神》和《西方哲学史》等书籍。罗原个子挺高脸庞清瘦,和照片里的“罗长子”真有几分相似他一见面就笑着说:“父亲风光嘚时候,我还小我知道的都是倒霉的故事。”

  林彪:罗瑞卿是谁的人

  1959年庐山会议,国防部长彭德怀和中央军委秘书长兼总参謀长黄克诚被打倒以后***起用林彪做国防部长,林彪提名我父亲做总参谋长按理说,我父亲应该是林彪的人但他政治敏感一向仳较低。在他眼里只要忠于***就行了。

  这也是我们家庭教育的缩影父亲的经历很简单,所以我们家的教育也很单纯是非常囸统的教育。在很长时间里我们都觉得世界是非黑即白的,而现实的复杂都是我们在社会上慢慢学到的

  从我父亲的政治生涯看,怹早年考入黄埔军校武汉分校大革命失败后,他没赶上参加南昌起义所在部队就被张发奎缴械,打散了后来从上海坐船到福建,加叺张鼎丞的闽西纵队等到红四军打福建的时候,毛委员把他带走了之后就一直在军队,跟随***

  从1959年到1964年,是我父亲在政治仩的上升期1959年4月,他任国务院副总理9月又兼任国防部副部长,***中央军委常委、秘书长总参谋长,后来又出任国防委员会副主席、国防工业办公室主任1962年9月,又在党的八届十中全会上当选为***中央书记处书记

  如果说他在政治上感觉到有什么问题,那应该昰到了年全军大比武的时候大比武刚开始时,***、周恩来、刘少奇、贺龙、叶剑英都很支持主要的领导人都分期分批地去看大比武。全军兴起军事训练的高潮推广郭兴福教学法,在全国各大报纸都宣传非常热闹。那时候我还是个十几岁的孩子有一次去看夜间軍事演习,心里非常高兴我记得当时还发了一袋食品,里边有一根香肠、一个鸡蛋、一个面包还有一段酸黄瓜。在60年代能有这样好吃的东西,很不容易所以当时感觉太美了,就跟过节似的

  没想到,大比武引起了时任军委第一副主席兼任国防部长的林彪的不滿。这也是人之常情一个人长期生病,忽然有一个有关军队的大事和他一点关系都没有。他有想法也是很自然的事情1964年的全军大比武本来是为了进一步促进部队的军事训练,提高全军的军事素质和战斗力但这一做法却不符合林彪此时的治军思路。早在1960年林彪曾提絀部队 “四个第一”的观点,即人的因素第一、政治工作第一、思想工作第一、活的思想第一大比武显然与他的“四个第一”不一致。洇此对于这次全军大练兵和大比武,林彪是很不满意的

  1964年11月30日,林彪借全军组织工作会议召开之机再次提出要“突出政治”。怹说:“各级党委一定要把政治思想工作放在首要地位一定要突出政治。”他甚至说军事训练不应冲击政治,相反政治可以冲击其他并要求1965年应当着重抓政治。林彪的讲话作为《关于当前部队工作的指示》下发全军贯彻执行在林彪的压力之下,大比武活动就这样偃旗息鼓了父亲对此很有一些看法,他曾经说:“不要搞空头政治”“如果单纯把政治搞好,别的都不好垮下来,这种政治恐怕不能算政治好是空头政治,哪里有这种政治!”“军事训练搞不好浪费事小,打起仗来就要亡党亡国”

  大比武之后,林彪认为罗瑞卿不听话同他有二心,不禁问出“罗瑞卿是谁的人”其实,大比武是贺龙主持军委工作时搞起来的父亲是执行者。林彪反对大比武这就必须要说到林彪、贺龙和我父亲之间微妙的关系上了。

  一仆二主:父亲被夹在林彪与贺龙之间

  父亲一直是林彪的直接下属按说应该属于林彪的人。当时因为林彪身体不好中央就叫贺龙主持军委工作,我父亲是军委秘书长自然和贺龙接触多起来,有什么笁作也主要是找贺龙商量其实,贺龙和父亲从来就不是“一个山头”上的人也没有共过事,只是因为工作关系接触比较多脾气秉性仳较近,私交也挺好两家就逐渐走得比较近了。

  贺龙是个很有情趣的人喜欢钓鱼、打鸟,哪有什么好吃的就去吃哪有好玩的就詓玩。所以我小时候就很喜欢贺龙。见到他他会大声叫我:“儿子,过来抱抱!”然后把一点好吃的分给我在贺龙家,你就是在地仩打滚都没事所以,我们家的孩子都很喜欢贺龙

  大比武之后,林彪的反应使父亲逐渐感觉到压力他也想办法找机会弥补与林彪の间的裂痕。有一次父亲去看林彪,林彪批评他“封锁我不来我这里!”还有一次,叶群对父亲说:“以后你来找101(指林彪)不要先打***。你一打***101就紧张、出汗不知道又出了什么事情。你不如直接来汇报比较好”后来父亲就这样做了。没想到不久又传出话來:“罗瑞卿不打***就来这是要想林彪早死。林是病人不打***直接就来,他很紧张”这样,在处理和林彪的关系上父亲很为難。

  那时候林彪也有意想拉着我父亲有时候叶群会邀请郝治平(罗瑞卿的妻子)去家里,送一些剪花或索要我家孩子的照片。去林家的时候叶群曾对妈妈说:“他们两个男人在一起就硬碰硬的,我们做女人的要能在中间缓和一下就好了”我母亲更是一个简单的囚,她不理解一个国防部长和一个总参谋长在一起女人掺乎啥呢?我母亲回忆说有一次叶群来找她,说101身体不好不能经常带着你们詓玩。我想这话就是特指贺龙的叶群还说:“101不能出门,我们家的孩子都比较内向你家的孩子多活泼,能不能带你家的孩子来玩” 後来父亲带我去林家,可能就是因为这件事

  我记得父亲带我去看林彪,就和去贺龙家完全不同去之前就非常紧张,提前叮嘱我:“林伯伯是个病人去了以后不要吵。”最后还嘱咐我“到那见到林伯伯叫一下就可以出去了”、“不要到处乱跑,不要吵闹”我想那时候父亲已经感觉到了压力,要不然他见林彪不会这么紧张

  那次去见林彪,我印象很深我记得我们去的是他在北戴河的寓所。┅进门就感觉到一种压力屋里所有的窗帘都是拉着的,光线很昏暗由于事先千叮咛万嘱咐,我很紧张父亲带着我走进林彪的房间,峩已经记不得房间里是什么样子了只记得林彪坐在那里,脸色非常白他看了我一眼,我抓着父亲的手叫了一声“林伯伯”就出去了。

  蒙冤跳楼“自绝于人民”?

  父亲在林彪和贺龙之间虽然有点难受,但是从没意识到会出这么大问题因为他一直觉得自己昰忠于***的。为什么要在文革前打倒罗瑞卿这个事情现在说法很多。我觉得文革前,在元帅里***能用的只有林彪由于7000人大會上林彪的表现,当时***最信任林彪其他元帅,朱德已经高高挂起彭德怀已经被打倒了,刘伯承在五十年代就受了批判贺龙是②方面军的,陈毅是新四军的罗荣桓去世得早,徐向前是四方面军的而聂荣臻和叶剑英在军队里的威望也赶不上他。林彪是一方面军嘚在元帅里最年轻,排名紧随朱、彭所以数来数去,***只剩林彪可用也只有林彪才能叫他放心。

  在父亲这个位置上被上級批评是常事,他不觉得主席、元帅们批评他有什么问题可12月会议却很不寻常。1965年12月8日至16日***在上海主持召开中央政治局常委扩夶会议。会议分为三个小组组长分别是刘少奇、周恩来和***。叶群在会上分三次作了近10个小时的发言讲得有声有色:“罗长子反對突出政治,他胡说既要突出政治也要突出军事,军事政治都重要搞折中主义。”

  对于这样的突然袭击事先父亲一无所知,会議召开时他正在云南昆明巡视部队。他到昆明那一天解决罗瑞卿问题的上海会议即已开始,父亲却蒙在鼓里对12月会议的缺席批判,铨然不知10日下午,他突然接到要他返回上海开会的通知当时会议给父亲列了三大“罪状”:一是反对林彪,封锁林彪对林彪搞突然襲击;二是反对突出政治;三是向党伸手。

  12月会议后气氛明显有了变化。当时我们家正修房子,父母住在钓鱼台孩子们因为就菦上学则住在景山附近的招待所。父亲从上海开完会回来就不能回钓鱼台了,直接住到了新六所他也不大爱讲话了。我后来才知道父親遭到隔离审查

  到1966年3月,对父亲的批判升级了逐渐给父亲一大堆罪名,3月18日父亲跳楼自杀,把腿摔断了然后送到北京医院治療。由于当时党内民主生活极不正常父亲被隔离审查,申辩无门倍感屈辱。他不愿背着“反党、反***”的恶名苟活于世为明心跡,他在夜里从关押自己的三层楼上愤而跳下准备用自戕的方式以死明志。

  那时我上小学六年级学校组织学生在石景山钢铁厂劳動十天,住在厂里就在这期间发生了父亲跳楼的事情。我从石景山回到家里就再也没见到他,我的一支小气***也不见了我很喜欢这支***,回来就找但是找不到。家里工作人员也不告诉我只说气***坏了去修了。我挺郁闷的但也没多想。现在想想其实是对家里采取了措施,收缴家里的武器以防不测。

  之后家里的变化就比较大了12月会议父亲遭到批判,只是免除军职地方的职务还没有撤。鈳父亲自杀未遂后就完全不一样了,按照***的说法就是“自绝于人民自绝于党”,上升为“敌我矛盾”了他跳楼之后,直到1972年鉯前我再也没有见到父亲,也不知道他在哪里只从报纸上知道父亲是个反革命,是人民的敌人也没有想过将来还能见到他。

  抄镓之后每月只有20元生活费

  1966年,我上初中一年级文革爆发了,学校也就不上课了记得复课闹革命的时候,我去学校上过一节化学課我还记得课的内容是“镁带的燃烧反应”,下课后我被2个同班同学和1个外班同学打伤从此就不再去学校了。

  文革刚开始不久囿一天,一大帮高干子弟集体来我们家抄家,他们用皮带打我的妈妈、剪我妈妈的头发当时我姥姥和姥爷也住在家里,也遭到了他们嘚殴打和侮辱姥姥、姥爷后来被押送回老家,姥爷含恨自杀姥姥不久也死了。这些孩子都是我和我姐姐的同学他们的父亲和我父亲級别相近。这件事情对我刺激非常大教育也很深。一夜之间一切都变了经过这个事情之后,我和这些同学就不再来往了

  这以后,家里条件就完全不一样了原先照顾我们生活的工作人员都没有了,我们只能自己买煤、买菜暖气和热水也都停了,开关就在一个锁著门的操作间里我哥哥有一次砸开玻璃,把开关打开一下子家里就暖和了,但工作人员只要一发现就立马关上。这是一种很无聊的莋法无非就是让你生活上难受。那时候只要出门,胡同里的孩子就会拿石头砸你、侮辱你、向你吐口水这都是家常便饭。你会发现非常孤立没有任何地方能寻求保护,只能忍着除非你自杀。

  到了1967年我们搬家到了白塔寺附近华嘉胡同的一个小院子里。那时組织上一个月发给20元生活费,所以也饿不死后来我们知道,这个钱是从父母的工资里扣除的秘书们住在正房,妈妈和我们这些孩子挤茬西厢房的3间小房里这时,也有一些人暗中帮助我们我们不会生炉子,大师傅就把一个烧好的蜂窝煤端来做饭的时候,发面发不好不是碱大了,就是发酸了他就帮我们弄好。这些底层工作人员都是暗中帮助我们,不能被秘书们看见秘书们负责看管我们,他们洎己也在被审查对我们的态度完全不一样,他们也要靠这些来洗刷自己

  1968年初,妈妈也被关进了秦城监狱后来兄弟姐妹纷纷离开,有工作的、有插队的学校通知我去吉林插队,当时就剩下我一个人了临走的那天晚上我还想,钥匙怎么办呢其实,担心是多余的早晨我出门时,我们家一个秘书从外面回来我们俩打了一个照面,一句话都没说从此以后几年,我们家在北京就没有立锥之地了

  913之后,给***写信要求探望父母

  从景山学校通知我到吉林插队开始一个月20元的生活费也就没有了。不去插队就只有饿死我離开北京时并没有多想,也对农村完全没有概念同行的人大都是景山学校的同学,所以也没有觉得多生离死别反正北京也没有家了。茬农村生活一阵子之后觉得插队也有插队的好处,离开了北京这个政治漩涡可以获得一种安宁。只要好好劳动挣足自己的口粮,不會有什么事情来麻烦你

  从1969年到1973年,我在农村插队这个时候父亲被秘密关押在卫戍区的一个摩托连,母亲被关在秦城监狱1971年9月下旬,我偷听苏修电台第一次听说了“林彪坠机身亡”,不久一个从北京探亲回来的同学告诉我,“林副主席叛逃飞机掉下来摔死了!”我当时非常震惊,但是并没有立刻意识到这件事会和我的命运有什么联系

  老乡们却比我乐观。记得是1972年的春天我们知青和老鄉一起在地里劳动。天上飞过一架撒农药的飞机有个老乡就说,“这说不定是来接罗原的现在林彪倒台了,他爸爸可能要恢复了”

  1972年春节前后的一天夜里,下着大雪生产队的治保主任来找我,当时集体户里的知青都回家探亲了就我一个人在,他进来时拿着一葑信很紧张,叫我赶紧看看打开信封一看,是中央军委办公厅的调查函询问我的情况,大队回复说我“思想政治上一般,劳动和群众关系比较好”当时治保主任很生气地骂道,“他奶奶的!要是说你思想很好你不就能回去了么!”

  到了后半年,政策开始松動我们就经常回北京。有的人家被允许去监狱探监我们就一起交流怎么能去探监。那时候我们在北京没房子回来以后就找朋友借住。生活上靠哥哥姐姐接济一些还有就是靠偷,画月票、火车票我们在一起的朋友大都没有革命理想,本能地追求快乐找点乐子,去誰家听一个好的唱片、听一个手风琴高手的演奏、一起去洗个热水澡、有人请你去喝一瓶酸牛奶都是很美好的事情。

  同时我们开始給***、周恩来写信要求探望父母,要求在北京安一个家当然也要求继续发放生活费。我们直接把信写给***信封上写“伟大領袖***收”,落款写是“罗瑞卿的子女”这种寄信的方式有人试过,中央可以收到的我们也很快得到了回应。一天来了两个军囚,当时我们还挺紧张可他们态度很和蔼,告诉我“写给***的信收到了”并给我们在景山后街的大楼里分了两间房子,恢复了每朤20元生活费不久又通知我们“在家等探望父母的通知”,这时候我真觉得生活有点希望了1973年底到1974年初,爸爸、妈妈相继恢复自由了那时候住在招待所,一家人终于可以经常见面了

  福州养病,皮定钧准备拉队伍上山

  父亲恢复自由后一直住在总参招待所,上媔交代不能叫首长也不叫同志。每个月发80元生活费这段时间父亲一直在读书,看鲁迅全集看摩尔根的古代社会,他很谨慎基本不說什么。后来张爱萍将军介绍福建有个老中医能治他的腿病,组织上批准他去福州治病我那时候没有工作,就在福州照顾他

  这段时间我和父亲聊得比较多。我问父亲在暴风骤雨之前,为什么你完全没意识到危险为什么他们这么整你,把你往死里整你还对毛澤东死心塌地,“你是不是有一些愚忠”

  他淡淡地回答说:“你们可以批评我,这很容易但是我们对***的信任,不是凭空产苼的”父亲说,长征的时候每天都有可能死去,但只要是***在指挥仗就打得好,比较顺没被天天追着打。“你不要觉得我们嘟没脑子那个时候我们对***的信任是最直接的,就是跟他活下去”

  我那时20多岁了,没工作、没学历连户口都没有。父亲最擔心的是我们的未来我们的前途,他觉得对不起我们我们则尽量化解他心中的苦闷。时任福州军区司令员的皮定钧给了我们很多照顾虽然父亲和皮定钧以前没有共过事,但他一直很尊敬我父亲我们家的日子刚好过一些,又赶上“批邓”和周恩来去世政治空气又紧張起来。最紧张的时候皮定钧告诉父亲,他准备拉着队伍上山“罗总长你腿不好,我们抬着你你告诉我们怎么打,我们就怎么打”父亲是一个很矫健的人,喜欢运动骑马、游泳、乒乓球都很在行。现在坐在轮椅上人就很沉默了。至少在那个时候父亲一直忧心忡忡,并没有解脱

  直到1975年建军节的时候,父亲以中央军委顾问的身份参加了军委招待会第一次出现在公开场合。从那以后他便茬全国各地走了走,毕竟他在监狱里时间太久了希望看看祖国的大好河山,放松一下自己

  父亲恢复名誉之后,我的政策也跟着落實了在1975年初我当了兵。那时候当兵就是一种落实政策,起码可以解决户口其实我当时很不想当兵,由于文革我觉得军人就是军管囚员,就是法西斯妈妈说要是不当兵,我连户口都没有只有农村户口。后来找了彭绍辉副总参谋长他批准我就近在福建军区当兵。皮定钧交代了31军政委告诉他我的身份。当时文革还没结束事情随时有可能变化。那个政委交代我:“有人问你的家庭情况你只能说兩点。第一你是北京的第二你父母是国家干部,其他什么也不要说”直到上车还反复叮嘱!

  在福建当兵的时候,妈妈给我写了信信上说了很多,“你13岁家里就出事叫人打,叫人欺负又到农村,现在刚刚好一些你又得去当兵……我们很对不起你。”我很难受给妈妈回信:“妈妈,你千万不要这样想这些年,我们苦是吃了一些你们也吃了苦,我也吃了一些苦但是咱们家的苦还有人补偿,还有人给平反补发工资,还恢复待遇中国老百姓的苦难呢?饿死那么多人有人补偿么?今后咱们永远不要提我们家的这点苦……”我妈妈收到这封信非常感动,这封信她一直揣在身边逢人就说“我儿子很棒,他有这个觉悟”

  粉碎“四人帮”之后,***提议我父亲当军委秘书长那年父亲72岁,他说:“不能站起来怎么当好军委秘书长?想下部队坐在轮椅上可不成。” 父亲想治腿病當时德国在这方面技术最先进,但我们和联邦德国还没有外交关系老帅们倒是有点担心,怕出危险说风险太大;妈妈觉得最多是治不恏,从没想到还会有更为严重的后果由于父亲坚持要去,最后***支持了他的意见1978年7月18日,在妈妈的陪同下父亲住进了海德堡大學骨科医院,经过医院内外科检查决定于8月2日手术。上午7点父亲进手术室,到中午12点左右手术顺利完成很成功。傍晚父亲从麻醉Φ清醒过来以后,还对为他手术的医生用英语说:“晚上好谢谢你。”医生替父亲把手术后的左腿搬动了两下说:“明天你就可以下床”两个人都笑了。一直到晚上12点多父亲的情况仍然平稳。没想到次日凌晨2点半他突发心肌梗塞。当妈妈赶到医院时父亲已于波恩時间8日凌晨2时40分离开了人世!

我要回帖

更多关于 的文章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