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讲坛红楼梦全集61》中赖头和尚怎么称呼贾政的?为什么这样称呼他呢?

2添加评论分享收藏感谢收起赞同 1添加评论分享收藏感谢收起写回答你们贯于给新版鸡蛋挑骨头,那我们也给老版挑一下【新红楼吧】_百度贴吧
&&&&&&&&&&&&&&&&&&&&&&&&&&&&&&&签到排名:今日本吧第个签到,本吧因你更精彩,明天继续来努力!
本吧签到人数:0成为超级会员,使用一键签到本月漏签0次!成为超级会员,赠送8张补签卡连续签到:天&&累计签到:天超级会员单次开通12个月以上,赠送连续签到卡3张
关注:329贴子:
你们贯于给新版鸡蛋挑骨头,那我们也给老版挑一下收藏
快试试吧,可以对自己使用挽尊卡咯~◆◆
电视剧87版《红楼梦》一经播出,好评如潮、堪称经典,然盛名之下,其实难副。我仅举100例,常识性错误以醒观众,并警示重拍该剧者,勿蹈覆撤。 1、林黛玉进京时画外音林如海嘱咐黛玉“你上无父母教养、下无姊妹抚持”应为上无母亲教养,此时因其父尚在怎能说无父。 2、解说员之误:“这两位神仙化作跛足道人和赖头和尚。”把跛bǒ,错念成了pō,声母错了。也不知是否方言。 3、林黛玉初进荣府吃茶一节,像是学吃茶之演练。饭后,席间每人一杯水,黛玉正准备喝时(已现丑),忽见别人用来漱口,紧接着侍女端水洗手,然后吃另献来的茶。黛玉才一一效仿之。这些细节有损黛玉玲珑乖巧之形象。黛玉本无饭后饮茶之习惯,何必亦步亦驱。况且黛玉是客,为什么反而最后端茶给他喝? 4、贾政会见雨村时,许以应天之职。并说“我亲自举荐,会玉事其成的”玉事其成,应为“玉成其事”吧。“玉事其成”如此倒装句子有些不通吧! 5、刘姥一进荣国府,不该跪拜平儿,并称平为姑奶奶,显得其不世故。平儿也不该见跪拜而无动于衷。 6、凤姐给刘姥姥的二十两银子,不该用一串铜钱搪塞。为什么最后刘姥姥探监时打发给牢子的钱却是银子,赎巧姐时也是真金白银。这公平吗?合理吗? 7、周瑞家送宫花至黛玉时,黛玉说话虽尖刻了点,但不至于将花甩还给周瑞家的盒子里。这太无理了吧!岂不是打周瑞家的嘴巴子!正当的应该是黛玉只在宝玉的手上看了看宫花,才说了:“不剩下的也不会送给我”一翻话。 8、宝玉会秦钟时,凤姐要见秦钟,尤氏说:“咱们家的孩子,胡打海摔的惯了,人家的孩子都是斯斯文文的,乍见了你这“破落户”,不被人家笑话死了呢。”凤姐道:“普天下的人我不笑话就罢了,竟叫这小孩子笑话我不成?”这里有两误:(一)尤氏把话说反了,原是怕凤姐见了斯文的秦钟腼腆而笑话秦钟,凤姐也理解错了,还胡说什么普天之人我不笑话就罢了。这与普天之下人什么相干,不着边际。其二,骂凤姐为“破落户”不妥,应为“泼辣货”之误。有些原著的版本可能是手抄之误。 9、黛玉欲去拜大舅伯时,邢夫人代大老爷说了一席话,等到邢夫人领着黛玉去拜见大老爷时,大老爷不忍相见。刑夫人又代大老爷说了同样一翻话,“劝姑娘不要伤心想家,跟着老太太和舅母是同家里一样。姊妹们虽拙,大家一处伴着,亦可解些烦闷。”且不雷同。 10、为秦可卿送灵时,凤姐怕宝玉骑马有闪失,命小斯唤宝玉来与其同车,宝骑马来后,下马到车中,凤姐说:你是珍贵人不要像他们猴在马上。(已在车中,何必赘言)凤姐这翻话应该在宝玉还没有下马劝其下马上车时说,才妥贴。 11、王熙凤弄权铁槛寺时,老妮净虚求凤姐说:“因当日我在长安县善才庵出家的时节,有个张大财主,女儿名叫金哥。那年都往我“府里”来进香。”应该说是“庙里”或者是“庵里”来进香,不该说成“府里”。说当时是出家的时节,难道现在不是出家吗? 12、贾天祥照风月镜,应有正反两之分,为何贾瑞只照一面而出两种形象,于理不通。 13、宝玉使小红将娘娘所赐之物拿去让黛玉挑,不合情理。且前后矛盾。小红乃二等丫头,宝玉眼面前的事,不够资格,也没机会去做。上次偶尔给宝玉倒了一次茶,被秋纹、碧痕啐脸,怒诉其做了巧宗儿。(小红和凤姐在狱中还回忆了这一段)做宝玉传情之类的事,非宝玉心腹丫头不可,如晴雯、麝月等。 14、椿龄画“蔷”只重复画一蔷不妥,应画一连串蔷才合景、合理。总在一个字上画,别人是看不出什么字的,只有另起画一字才可根据笔画猜出画的是什么字。所以绝不是只在一个字体上重复画一个字,而是画了一个又画另一个。这样宝玉才能顺着其笔画知她画的是个什么字。 15、贾琏每每与凤姐调情,平几总厥嘴板脸,露出争风吃醋之状,这不复合平儿性格,有损平儿形象,也不合情理,若如此,凤姐岂容平儿至今。不早打发了他。
快试试吧,可以对自己使用挽尊卡咯~◆◆
16、馒头庵女尼之铺盖,不该是锦锻绿被,与其尼姑身份不合,尼姑应以素色方可。 17、议论省亲一事,赵嬷嬷说:“东海缺少白玉床、龙王来请江南王”该应说是“金陵王”。因后又说了江南甄家如何接驾,如何用银如流水,谁是江南王不好分辨。 18、大观园试才,单聘仁等道,若不是心中有大丘壑焉能想到这里?应说是“胸中有大丘壑”不应是心中有丘壑吧! 19、大观园试才时,茗烟在贾母面前说“今天二爷给老太太露了脸”,应该说给老太太长了脸!晴雯也说了二爷今天露了脸,我们奴才脸上也光彩!难道宝玉从来没露过脸?这种说法还是不妥! 20、林之孝家的请示安排十二尼姑道姑住处时,没等介绍妙玉之前,凤姐就把龙翠庵安排给了妙玉,岂不荒唐。凤姐有先见之明吗? 21、林之孝家的介绍完妙玉之后,探春王夫人都说请她来。可林之孝家的说请不来,并说“侯门公府必以势压人,请不来”。王夫人、探春等先应说接妙玉来,林之孝一翻话后,再说请,这样才有递进关系。因为接为一般的呼唤,有怠慢之意,而请,指用请贴请,有尊敬之意。这样,才合情理。 22、试才一节,贾政等一行人将至稻香村时,贾政把手搭在宝玉肩上,这里既不是坎坷不平之路,也不是贾政行走不便,若是这样,宝玉可扶其而行。勾肩达背有损贾政之威严形象。 23、元妃省亲时,小斯来回:“赖大回来了”,太太们说快快把他找来。省亲探消息这样的大事,赖大探消息回来,不及时禀报,还须叫人去找吗? 24、宝玉试才后出园门时,以茗烟为首的一群人抢走了宝玉身上所佩之物。茗烟还把个香袋什么的拿在手上炫耀,岂不荒唐。作为贴身书童只有围护宝玉的一切东西,哪有带头,哄抢之理。其它人则另当别论。 25、贾政等参拜元妃时说:“园中所有楼台轩馆、匾额皆系宝玉所题,如有一二可愉目者,请别赐名为幸。”别乃不也。岂不是说请不赐名吗?岂不是适得其反吗?正确的应该是“请另赐名为幸。”把“另”字错说成了“别”字。 26、静日玉生香中黛玉床中明摆着两个枕头,而宝玉说没有了枕头,黛玉叫宝玉去拿外面的枕头,宝就说不知是哪个臭婆子的而不要,黛玉顺手拿了床上另一个枕头,而把先一个给了宝玉。难道宝玉没有看见床上有两枕头?可见另一个枕头是不该明摆在床上的。 27、玉生香一节,宝玉闻见黛玉身上有一股幽香,但不知是何香,香从何来?原著宝玉拿起黛玉袖子闻个不够,才知是黛玉身体发出的香味。电视却忽略了这一细节。 28、讲完耗子精,宝钗到,听黛玉说宝玉绕着弯子骂人,宝钗讽宝玉,“前日在娘娘面前忘典出汗。”要散时,宝钗告诉宝玉说袭人病了,而玉慌忙离去。难道宝玉反不知袭人病了!难道是急病吗?此于事实不附,于情理不通。 29、袭人给宝玉约法三章,最后一章,不许毁僧谤道,和吃人家嘴上胭脂,应强调:“更要紧”的是不许吃人家嘴上的胭脂,和爱红的毛病。 30、茗烟戏万儿,太肆无忌惮,太大呼小叫,不成体统。应是宝玉从窗口或门缝偶尔窥视才得体。 31、袭人病,丫头们各去赌钱玩耍,唯麝月看护。宝玉回,问麝月为何不去赌钱,麝月说“没有钱”,宝玉说,堆那么多钱不够你输吗?难道贾府还堆着钱让丫头们去赌博吗?为什么后来因赌博查处了一些人,如迎春乳母等。原著是说“床底下”堆的钱不够你输吗?一字之差,其意绝然不同,床底下的钱,一定只是丫头们平时没用完的零钱,攒下而堆在那里的。丫头们能玩多大输赢呢?所以说床底下的钱不够你输吗?是有道理的。 32、晴雯还没出门,宝玉就说满屋子就她磨牙,没有时间差。应该是待晴雯刚出门,宝玉就说“满屋子就她磨呀 ”, 麝月在镜子里做手势叫宝玉别说了,意即晴雯没有走远,会听到的。晴雯闻后返回来相问才真实有趣,更显小儿女天真烂漫、机智灵活。 33、俏平儿软语救贾琏后,贾琏戏平儿,平儿作势跑了出去,贾琏抱怨平儿不该跑出去,平儿说:“让她知道了又不待见我”,这句话是什么意思?是什么方言土语?原著里说:让他知道了又见不得我,多通俗易懂。
快试试吧,可以对自己使用挽尊卡咯~◆◆
34、贾琏平儿正一里一外调情,凤姐见后问平儿怎么不到屋里说话,平儿说屋里没人,我到他跟前作什么?凤姐说:“屋里没人才便宜呢?”平儿说“这话是说我么?”凤说,“不说你说谁?”平儿道:“别让我说出好听的来!”平儿也不打帘子一经走了。凤姐朝平儿说:“平儿这蹄子,认真降伏我,仔细你的皮”。这句话不应该朝着平儿说,应该进屋来对着贾琏说。这只是他们夫妻间的戏话。下面凤姐接着说都是你惯的他,我只和你算帐。若凤姐怪罪平儿,朝平儿发话,那么平儿可真要仔细皮了。 35、茗烟传书,贾府禁闲书应该是很严格的,为什么偏要让凤姐碰见茗烟传书?既碰见凤姐,岂有不查之理?宝玉也不应把茗烟所传之书全部抱入大观园,理应先搁在外书房,拿一两本进去是情有可原的。 36、茗烟不应呼宝玉为小祖宗,此昵称是长辈对晚辈,大对小之昵称,茗烟只能称“我的爷”等。 37、黛玉看了《西厢记》问宝玉:“红娘骂张金瑞是银样腊***头是什么意思?”宝玉解释说,是说张生中看不中用。接着宝玉用《西厢记》之妙词“你是倾城倾国貌,我是多情多病身。”戏了黛玉,黛玉要去告宝玉,宝玉求饶。黛玉叽宝玉也是“银样腊***头”,宝玉戏要去反告,黛玉说你会过目成诵,我就不能一目十行?剧情黛玉刚问“银样腊***头”这句话,马上又用这句话,不仅不能显黛玉聪慧反而显愚笨。问了再用,再蠢的姑娘也会背诵,还谈什么一目十行? 38、宝玉悟禅机一节,宝钗本想劝转宝玉,说宝玉刚才的悟禅语,“象神仙一样,不能算”这句话是什么意思?谁不想做神仙。这能起到劝转宝玉的作用吗?岂不适得其反! 39、宝玉所居《怡红院》为什么另挂“怡红快绿”之匾,二匾意思一样,岂不重复雷同?哪有侯门公府作此无品位之事来? 40、芒种节,姊妹们都在园中饯花,紫娟也在其中嬉戏。黛玉因起迟了,怕别人笑他懒。连忙梳洗了出来,临出门时,还分咐了紫娟很多事,紫娟除了扶持黛玉外,还要喂鹦鹉等,没有时间出来,更没有理由在黛玉之前出来与姊妹们饯花嬉戏。 41、清虚观打醮时,贾珍称张法官为张公公,不妥,公公乃太监之称,称张爷爷就行。 42、清虚观内薛姨妈与李纨、凤姐并排同时跪拜佛于礼不通。 43、张道士要求把宝玉之玉请出去给道士们一瞧,宝玉把玉一把摔在张道土的托盘里,既不恭,也不合情理。虽然张道士为宝玉提亲,宝玉有意见,也不至于此!这和黛玉摔花到周瑞家的盒子里犯了同样错误。 44、痴女儿小红遗怕惹相思中,贾云当坠儿面同时抖出两块帕子,不合情理。小红只丢一帕子,云儿用自己的帕子换给小红,并借坠儿之手传情,无可非议。但不能把坠儿当傻子耍,难道坠儿是瞎子吗?贾云应背着坠儿拿换帕子方显真实。 45、宝钗借扇机带双敲中,宝黛口角后,宝玉去给黛玉赔了不是,宝钗借戏名叽宝黛:“我看的是李逵骂了宋江,后来又赔不是”。宝玉笑说:姐姐通今博古,怎么连这个也不知道,这叫“负荆请罪”。宝钗笑道,原来这叫“负荆请罪”你们通今博古,才知道“负荆请罪”。我不知道什么是负荆请罪。以上宝玉一段话应是黛玉之语,此处乃宝钗、黛玉争锋较量之例,显钗借戏文讥诮宝黛,主攻黛玉。其涵养灵巧,固高于黛,而尖利亦复不让。非宝玉所能达腔。原著是这样的,宝玉奚落了宝钗,把他比杨贵妃,宝钗借扇机回击了宝玉。宝玉自知把话说造次了,便急回身同别人搭讪去了。这时只有黛玉想趋势取个笑。见宝钗借靛儿发了脾气,才改口问宝钗听了什么戏。宝钗又借戏文敲击了宝黛。黛玉便笑道……。原著语言非常精炼、严谨。如果这里宝玉答腔,则不必用便字。因为宝玉并不在场,也没有问宝钗听什么戏文。只有当事人黛玉才能便笑道。所以这句台词绝对是黛玉的无疑。至于有版本写成了宝玉“便笑道”那一定是抄书人的笔误。剧情并不要忠实原著,但要取其精华,去其糟粕,不能适得其反。 46、不消种种大承笞挞中,仆人报告贾政老爷说,忠顺王府“长吏官”求见,应是“长史官”,错说成了“长吏官”。
快试试吧,可以对自己使用挽尊卡咯~◆◆
47、长史官见政老爷说了:“下官有一事相求,敢烦大老爷作主”。“大老爷”这一称呼不妥,长史官的语言与傲慢的态度不附。若称赦老爷为大老爷还说得过去。政老爷称老爷,二老爷,老先生即可。况且忠顺王府的长史官也是有身份的人。不应称政为“大老爷”。 48、长史官求政老爷说:“转达令郎将其官放回。一则可慰王爷淳淳奉恳之意,二则下官等可免操劳求觅。”此处演员(长史官)念了白字,将繁体“觅”字,(上面是个不字,下面是个见字)念成了见字。错念成“操劳求见”。 49、撕扇子作千金一笑后,已是傍晚时分了,袭人告诉宝玉一个好消息,“云姑娘来了”。惹得宝玉,连忙要去会湘云。袭人又极力阻拦,说今晚了,明日再去不迟。既告诉了宝玉,又何必阻拦他。这不是袭人的性格。且袭人深知他们之间有暧昧关系。唯恐他们做出不才之事。娇箴一节就是因宝玉、黛玉、湘云没日没夜嬉戏而使袭人端心,以至箴劝而约发三章。哪有傍晚时分告诉宝玉,“湘云来了的消息”之理?这岂不是把宝玉往湘云处赶吗? 50、刘姥姥二进荣国府,贾母见刘姥姥时问:“今年多大年纪了”,刘姥姥回答“六十五岁了”。这个年龄一定是大错特错了。贾母还说:“这么大年纪了比我大好几岁,我要到这个年纪,不知道怎么动不得呢?”照刘姥姥六十五年推算,那么贾母一定要比刘姥姥小许多。没两年贾母就做八十大寿,又将何解释?原著刘姥姥说有七十五岁都有点难推算不过来。千万别把刘姥姥年轻化。 51、刘姥姥信口开河,说有个十七、八岁的姑娘抽柴禾。应该说成十五、六岁为妙。当时宝玉、黛、钗、湘云、晴雯等都只是十四、五、六岁。至十七、八岁基本是大龄青年了,不能拿现在的观点来论古人之年龄。 52、为招待刘姥姥,贾母命上果子,而鸳鸯只给板儿抓了一点果子。这里鸳鸯有意违背贾母的指示,还是小气呢?“上果子”应该端一盘子或几盘子果子才应景,不应是只抓一点给小孩子吧!看来贾母最得意的丫头也不怎么得心应手了。 53、为取悦贾母,贾母说声“请”,刘姥姥马上端起酒杯,站起来说“老刘、老刘,食量大如牛,吃头老母猪不抬头。”还鼓着腮邦子不语。惹得众人捧腹,喷饭大笑。这里刘姥姥语言与动作不合。说吃一头老母猪就不用做端杯子的动作。就应做埋头吃的动作。 54、刘姥姥的杯子,也不应是那套杯子中最大的一个,应是最小的那个,谁喝得了那一大杯?太夸张,不合情理了。 55、刘姥姥进大观园因酒后失态,要解手。鸳鸯叫小丫扶其上茅厕。应说上茅厕si,而不能说成上茅厕cie,这个字只有上厕所才念cie。这是现代人的语法。 56、梦兆降云轩,宝玉午睡,宝钗乘袭人外出后,坐在原袭人坐的地方——宝玉身边。宝玉呓语“和尚道士的话有什么信不得的?”虽是梦话,实乃心声,可惜多说了个“不”字,否定了他所说的意思。应该说“和尚道士的话有什么信得的!什么金玉良缘我偏信木石姻缘!” 57、宝玉品茶栊翠庵时,妙玉先拿出自己常日吃茶“双绿玉斗”来斟与宝玉。宝玉说是俗器,妙玉接着拿出并不比前一个杯子大的杯子对宝玉说,你可吃得这一“海”吗?这个“海”子应该比“双绿玉斗”大很多才应景。所以这个道具杯子太小了点。 58、宝玉又在看《牡丹亭》之类闲杂书,而宝钗拿着一本正经书,劝宝玉多读这些“士途经济”的正经书。宝玉不屑一顾,说我有事出去了。抬腿就走了。这一情节早在诉肺腑一节,通过袭人之口叙述得清清楚楚,这里再现,重演此情节,岂不蛇足?当时袭人还赞扬宝钗有涵养,要是林姑娘不知闹得怎么样了。宝玉说:“林姑娘从不说这样的混帐话!不然我早和他生分了。” 59、凤姐生日只是偶尔为之,周瑞家的祝词说什么祝凤姐福如东海,寿比南山之类,不合理。凤姐毕竟太年轻,还领受不住这句话。 60、凤姐和大太太同车回贾母处,大太太刚露面。凤姐还没出来,赖妈妈就说,这不是大太太和二奶奶吗?难道赖大家的有透视眼吗?或者是有先见之明吗?这个人物也不明确。你说他是赖大家的吧,口气又不对,又象赖嬷嬷,你说是赖嬷嬷,演员又显得太年轻。赖大家的只是贾家的上等仆人,如林之孝家的等,只有赖嬷嬷上年纪,已离开贾府,在家也是老封君似的,才有资格请动贾母等。这两个人物不该混淆。字幕上明明写着赖嬷嬷,可称呼却为赖妈妈。
快试试吧,可以对自己使用挽尊卡咯~◆◆
61、鸳鸯女誓绝鸳鸯偶时,凤姐回家与平儿说:“大老爷看上鸳鸯,大太太还要你帮忙说和说和。”平儿说:“平常我们背着人说起话来,听他的主意,但不是不肯的。”不是不肯的反道说成肯了。不该加上否定词“不”字。 62、金兰契互剖金兰语 宝钗对黛玉说,我和你是一样的,黛玉说:我如何比你?你又有母亲,又有哥哥,这里又有***,家是仍旧有房有地,你不过亲戚的情份白住在这里。一应大小事情,又不沾染他们一文半个。要走就走。我是一无所有,吃穿用度,一草一木皆和他们家的姑娘一样,那起小人有不多嫌的。黛王偏就说丢了“又不沾染他们一文半个。”这句话。丢了关键句子,叫摸不着头脑,不得要领。 63、粉脂香娃食腥啖膻一节,吃烧烤鹿肉,并非正宴,只是小儿女们吃的一种野趣,也并非在正室进行。哪能挂一整支鹿腿待用。应是在一背风处,围炉进行才有野趣。正如林黛玉所说:“哪里找这一群花子去”! 64、麝月寒夜出去,晴雯欲唬其玩耍。被宝玉叫穿,晴雯嗔怪宝玉说:“哪里就哧死他了。偏你惯会蝎蝎螯螯老婆子样儿,婆婆妈妈的”。最后这“婆婆妈妈”几个字乃赘言,仍显哆嗦,可不必说。反显口齿伶俐之晴雯哆嗦。 65、坠儿偷了虾须镯,晴雯拿一仗青戳坠儿边说::要这爪子做什么?拿不得针,拿不得线。原著“拈不得针,拿不得线”多么生动活泼,多么有艺术的语言。方显晴雯伶牙俐齿。用两拿字,效果就差多了。 66、史太君破陈腐旧套,女先儿讲凤求鸾之书时被贾母打断,驳诉,别说书上那些仕官诗礼大家……就没有下文。典型的半头句,让人摸不着头脑,更起不到说教作用。下半句应是——如今眼下拿咱们这些中等人家来说也没那样的事。 67、贾母问文官等小戏子,今天唱什么?葵官却答:“唱李逵”。这是典型的答非所问,葵官应答出所演之戏文名称。贾母并不是问葵官等扮什么角色。 68、喜上梅梢 击鼓传梅一段,凤姐说:“谁输了,谁说一个笑话。”这话不对。平时打牌都有意让贾母赢,怎么能让贾母输呢?贾母输了才讲笑话,贾母会开心吗?击鼓传梅,是喜上梅梢之意,应该说:“梅在谁手上住了,谁讲笑话。”谁就喜上眉梢。一字之差,谬之千里。 69、一时吴新登家的来回,赵姨娘的兄弟赵国基死了。回过了太太,太太说知道了。叫回姑奶奶来。这姑奶奶指的是谁,探春还没出阁,况且也年轻。还不能称姑奶奶吧!应叫回姑娘、奶奶。姑娘指探春,奶奶指李纨。 70、赵姨娘的兄弟赵国基死了,探春问吴新登家的:老姨奶奶家里死了人,是赏多少?外头的死了赏多少?吴新家的说都忘了。被探春诉责了几句后。吴嫂马上从怀里掏出帐本查找旧帐。这一举动不合情理,哪有把帐本随身带的? 71、芳官之干娘把小女儿洗了的剩水,叫芳官洗头,芳官不依,说他偏心。“把你女儿的剩水给我洗,我一个月的月钱都是你拿着,沾我的光不算,反倒给我剩东剩西的”。他干娘羞愧变成恼,便骂他不识抬举,结果还打了芳官一把掌。以至大吵大闹。宝玉说:“这样如何是好。”晴雯却指着芳官的干娘说:“都撵了出去,不要这些中看不中用的。”芳官干娘——春燕的妈中看吗?这里显然不能指其干娘,是指芳官、春燕等中看不中用。况且其干娘不须撵,他会自己出去的。 72、厨房风波,小丫头告诉柳嫂“宝二爷要一样酸酸的甜甜的东西吃。”柳嫂欣然应承。侍奉主子是他们的天职。接着迎春房里小丫头莲花儿来说:司棋姐要吃鸡蛋。柳家不情愿,有牢骚。剧中这样对比不应该。宝玉是主,司棋是仆不能相提并论。原著是晴雯要吃芦蒿,柳嫂热情有加,并问是要荤炒还是素炒,做好后亲自捧去。这样对比既鲜明又有争对性。 73、厨房风波,司棋命丫头门乱砸乱掀,场面太夸张。司棋敢打砸厨房,那么厨房帮工们,哪敢在莲花儿摔倒后当面嘲笑并大喊:“何该”呢? 74、在赖尚荣家宴中,薛蟠时时想调戏柳湘莲,湘莲欲告辞,宝玉挽留,柳湘莲对宝玉说:“你那令姨表兄”怎么样……怎么样……这个称谓是重复错误的。用“你那”就不必用“令”,用“令”就不用“你那”。
快试试吧,可以对自己使用挽尊卡咯~◆◆
75、薛姨妈求凤姐,请贾母为邢岫烟与薛科做媒,凤姐说成了:“请贾母给他们“主婚”这里并不是结婚,怎么能说是“主婚”呢?应该是主亲,或者干脆说成保媒。 76、憨湘云醉眠芍药茵一节,众姊姐妹来到湘云身边吵醒他时,眼睛睁开得太快,应慢慢睁开才合情理,才不辜负曹雪芹先生“慢启秋波”一词。 77、宝玉生日,众丫头、女先儿皆称其为“老寿星”这不合理。贾母平时命丫头们皆直呼宝玉名字。为的是好养活。称宝玉为老寿星,有违老祖宗的意愿,只称寿星即可。况且宝玉年纪轻轻,并不老。就去掉“老”字吧! 78、宝钗命婆子锁角门,因这角门是方便薛家母女进出贾府的便道:宝玉说:这一道门何必关,又没多的人走,宝钗说:你们那边近日七事八事的,竟没有我们那边的人,可知是这门关的有功效了;宝玉说:“你只知道这几件,还有几件比这大的事呢?若以后叨噔不出来,是大家造化,或叨噔出来不知里头连累多少人呢?”宝玉这段话原应是宝钗说的。是编著张冠李戴了。原著宝钗还说:你是不管事的人,我才告诉你。既然宝玉是不管事的人怎知道那么多事呢?显然是宝玉抢说了宝钗的话。 79、寿怡红群芳开夜宴时,宝玉说不该让丫头出钱凑分子为他做寿,晴雯说:“哪怕他是偷的钱,也只管领他们的情罢了。”宝玉笑道“你说的是”。袭人对着晴雯说:你这个人,一天不挨他几句硬话嗔你,你再过不去。这里,袭人不该对着晴雯说这话,应该面对着宝玉,说给宝玉听。 80、贾琏偷娶尤二姨时,贾莲搂着二姨笑道:人人都说我那夜叉婆子整齐,这会子依我看,给我提鞋都不要。这里应是,贾连拿尤二姐与凤姐相比较,应该说成“给你提鞋都不要。”是说凤姐不如尤二姨。典型的喜新厌旧嘴脸。 81、贾珍夜探花枝巷,尤三姐被贾珍揽入怀中,玩弄一节,不合情理。有损三姐之贞烈形象。身处污泥之中,有时逢场作戏情有可原,但不至于此。如果三姐投怀送抱于贾珍,那么贾琏一句玩笑话就激怒了三姐,则说明其既要当婊子,又想立牌坊。且柳湘莲猜疑也是有道理的,三姐也不必为柳湘莲殉情,柳也不必为三姐可惜,更不必为三姐出家忏悔终身。所以“坐怀”是一个错误,也是一大冤案,是把二姨与三姨等同了。 82、寿怡红群芳开夜宴:袭人对宝玉说我和平儿抬了一坛好绍兴酒,晚上喝。平儿不可能参与抬酒。也没有参加夜宴。袭人只是和平儿要了一坛酒,因平儿是管事的,等于知会了他一下,给他打了一下招呼。不能说和平儿抬了酒。 83、情解石榴裙,香菱被顽皮的小戏子们推到污水坑里,弄脏了裙子。宝玉说袭人有条与香菱一模一样的裙子,叫袭人换给香菱。还说,你和宝姐姐只有一人一条,这样的裙子独你的脏了、坏了,姨妈不埋怨你不会过日子。宝玉怎知他们一人一条同样的裙子。显然是抢了香菱的自叙。 84、凤姐讯家童时,兴儿说“凤姐歹毒,但是平姑娘好,全家小子、丫头们有了不是,求求他就过去了……全家老少没有不恨他的。”两个他没有分出,凤姐、平儿来,混淆不清也,显兴儿口齿不伶。 85、凤姐领尤二姐去见贾母时。对尤氏说:我只领了你妹妹去给老太太,太太磕头,只说原是你妹妹,我看上了,很好,正因我不大“生长”我愿意要了来做二房。这“生长”二字不大对吧?应是不大生育,或者“生养”。但原著也是“生长”二字,未必是什么方言?也许是笔误吧! 86、苦尤娘赚入大观园后,凤姐携二姐至贾母前,要贾母分辨比凤姐俊不俊。贾母戴上茶色眼镜看尤二姨的肉皮儿。一般80岁左右的老人都是用老花镜吧,况且当时还不定有茶色镜。 87、尤二姨进大观园后,贾琏回家,凤姐、尤二姨三人同桌而坐。凤说我把“那位”接过来安置在东厢房住着。“那位”指谁,若指尤二姐,同在一桌,怎能用“那位”指代。 88、撞金钟一下 贾琏与鸳鸯商量,要弄贾母的金银家伙当钱用。并赞鸳鸯明白,有胆量说“我宁撞金钟一下,不打破鼓三千。”这里用“破鼓”不妥。鼓破定脏,谁愿碰它,即使没有金钟在此也不愿动它一下。所以破鼓不能和金钟相提并论。否则对金钟是一种贬低,是一种亵渎。一般正版原著是“宁撞金钟一下,不打铙钹三千”。“铙钹”与金钟还有一比,它铜质、***、音亮。起码没破,兴许有人愿意多打它几下。故“宁撞金钟一下,不打铙钹三千”精妙。
快试试吧,可以对自己使用挽尊卡咯~◆◆
89、凹晶馆联诗 湘云投石惊鹤飞,见这一自然景观联出了“寒塘渡鹤影”之佳句。一会儿黛玉也对了“冷月葬诗魂”之绝句。但剧中却用的是葬花魂。试问此时何花之有?只有此时的诗才是实情实景。有些版本也是葬花魂,那一定是笔误。 90、痴丫头误拾绣春囊之后,王夫人传唤晴雯,晴雯不应站着,应跪着听训。站着好像是与王夫人对质。之后也不该转身拔腿就跑,这于礼不容。应站起后,慢慢退出后再小跑不迟。边走边哭最好。 91、晴雯被逐后,宝玉伤感哭道:我究竟不知道晴雯犯了何等滔天大罪,就是他的性情爽快,口角锋利些。也没有得罪你们。袭人说“老太太嫌她生得太好了,未免轻佻些。”这与老太太有什么相干。不应该说成老太太,应是太太。 92、晴雯被逐后,宝玉从后角门去看望晴雯,并拿出银子贿赂看门的婆子后方出来。这不符合宝玉的性格,且宝玉连钱都不识多少,根本不会使钱,更不会带钱到身上,哪有钱给婆子。应该向婆子央求,许一些钱方可。 93、晴雯被逐,宝玉要去看晴雯,对袭人说::“他没什么亲人,只有一个姑舅哥哥,娶的是什么多姑娘”。这多姑娘不是与贾琏偷情吊死了吗?这会为什么又出现了个多姑娘。可说成娶了个多姑娘似的嫂子。 94、宝玉念完芙蓉诔祭文后,黛玉赞曰多新奇的祭文,可与曹娥碑并“传”了,说的是cháng,应读zhuàng吧,“传记之传”。 95、迎春之乳母参赌,贾母要罚。贾母责迎春,迎春说:“说过他几次,他不听也无妨”,应该是说:“他不听,也无法”吧。 96、香菱死宝玉亲临停尸房,手揭盖尸之物不妥,一则贾母等不会允许宝玉到灵房;二则薛姨妈、宝钗等也忌讳,不会让宝玉至此亲揭尸面罩;三则,黛玉、晴雯等死后宝玉都没亲临现场,宝玉、香菱并无私情,何至如此。 97、金桂逛园 夏金贵有意让薛蟠与宝蟾苟合,借故出去走走。命小丫头转来,叫香菱进房拿手帕,使香菱碰见蟠蟾之尴尬场面,达到其嫁祸于香菱之目的。但走得太远,逛进了大观园,亲临了“藕香榭”。这是错误,别的园子可随便走走,大观园是随便不能去的。且角门锁着。金桂又是新媳妇,此时大观园诸芳未尽,绝不可能无故绕道至此。而如入无人之境。 98、海棠花枯死而复生、开花,贾府诸人都议论为不详之兆。贾郝说不是好兆应砍去时,贾母止之曰:“若有好事,你一个人享去,若有不好,我一个人当去”。不让砍。家中老人都要荫及儿孙,贾母并不是与贾赦赌气,而是要自己挡住一切灾祸,让儿孙们享受福荫。这里应该说“若有好事,你们享去,若有不好,我一个人当去。”这个“们”不能说漏。 99、剧中两次失玉,又两次失而复得,既雷同又无意义。 100、后来宁荣二府大门都变成***了,这不大妥,开头的黑油色多好,朱门也行,何必用***门呢? 101、审凤姐一案毫无意义,尤二姨之死,凤虽有隙,然无实凭。虽弄小巧,难置于死。审他何益,凤姐与张华并未谋面。何必张华一现凤姐失色。故审凤闹剧,大可不必。
快试试吧,可以对自己使用挽尊卡咯~◆◆
关87版什么事。。???? 新版红楼梦就是个悲剧。注定遗臭万年...
快试试吧,可以对自己使用挽尊卡咯~◆◆
LZ从哪粘的?你以为大家在故意挑刺么?大家不想让名著就这么给糟蹋了!!!
首先,你先看原著去,看完之后再筛你的问题……
谁也没有说87版的就完美无缺了啊。问题是李少红自己说要我们读了原著再来拍高质量的砖,用原著来挑新红雷的刺就可以了,关87版鸟事。
目眩神迷,颠三倒四你这挑的不是老版的错,这里面我不说绝大多数,至少说有一部分是原著原话本来想翻原著,翻87逐条回复的,但是我看了几条,真是头昏脑胀什么事鸡蛋里挑骨头,这才是鸡蛋里挑骨头呢……
楼主还是去读读原著吧
快试试吧,可以对自己使用挽尊卡咯~◆◆
回复:13楼你们这些卫道士除了说这个还会别的吗
快试试吧,可以对自己使用挽尊卡咯~◆◆
让新红滚到垃圾桶了好了。偶不是卫道士,偶是原著迷。喜欢看87版,87版本身问题很多,但是至少黛玉是黛玉宝钗是宝钗。新版这叫一个魑魅魍魉全体出动,堪称是鬼片的经典。
回复:14楼你们这些脸都不敢露的无知者,除了会盲目的吹捧,还会做什么……
我来给楼主扒皮:1、林黛玉进京时画外音林如海嘱咐黛玉“你上无父母教养、下无姊妹抚持”应为 上无母亲教养,此时因其父尚在怎能说无父。 && 这个我不是很清楚,你问曹雪芹去吧。2、解说员之误:“这两位神仙化作跛足道人和赖头和尚。”把跛bǒ,错念成了pō ,声母错了。也不知是否方言。 &&& 那你怎么不说新红雷 把 小解 变成 尿急?3、林黛玉初进荣府吃茶一节,像是学吃茶之演练。饭后,席间每人一杯水,黛玉 正准备喝时(已现丑),忽见别人用来漱口,紧接着侍女端水洗手,然后吃另献 来的茶。黛玉才一一效仿之。这些细节有损黛玉玲珑乖巧之形象。黛玉本无饭后 饮茶之习惯,何必亦步亦驱。况且黛玉是客,为什么反而最后端茶给他喝? &&& 这个是书中说的,建议你看了原著再来。总比新红雷中带鱼明目张胆的扭头看 强多了吧,生怕别人不知道她不懂礼仪似的。4、贾政会见雨村时,许以应天之职。并说“我亲自举荐,会玉事其成的”玉事其 成,应为“玉成其事”吧。“玉事其成”如此倒装句子有些不通吧! &&& 看了原著再说,我也不是很清楚。5、刘姥一进荣国府,不该跪拜平儿,并称平为姑奶奶,显得其不世故。平儿也不 该见跪拜而无动于衷。 &&&& 因为刘姥姥不认识王熙凤,她把平儿当成了王熙凤,才慌忙磕头。你怎么看 书这么不仔细就来挑错来了?6、凤姐给刘姥姥的二十两银子,不该用一串铜钱搪塞。为什么最后刘姥姥探监时 打发给牢子的钱却是银子,赎巧姐时也是真金白银。这公平吗?合理吗? &&&& 怎么就不该用铜钱了?你没看书凤姐说是给丫鬟做衣裳的银子20两,实际上 是看不起刘姥姥。感情您以为20两银子应该包成个大礼包?7、周瑞家送宫花至黛玉时,黛玉说话虽尖刻了点,但不至于将花甩还给周瑞家的 盒子里。这太无理了吧!岂不是打周瑞家的嘴巴子!正当的应该是黛玉只在宝玉 的手上看了看宫花,才说了:“不剩下的也不会送给我”一翻话。&&& 看书看书,周瑞家的是什么身份,黛玉是大***,怎么连在个下人面前表示不 满都不配了么? 8、宝玉会秦钟时,凤姐要见秦钟,尤氏说:“咱们家的孩子,胡打海摔的惯了, 人家的孩子都是斯斯文文的,乍见了你这“破落户”,不被人家笑话死了呢。” 凤姐道:“普天下的人我不笑话就罢了,竟叫这小孩子笑话我不成?”这里有两 误:(一)尤氏把话说反了,原是怕凤姐见了斯文的秦钟腼腆而笑话秦钟,凤姐 也理解错了,还胡说什么普天之人我不笑话就罢了。这与普天之下人什么相干, 不着边际。其二,骂凤姐为“破落户”不妥,应为“泼辣货”之误。有些原著的 版本可能是手抄之误。 &&&& 破落户是老祖宗跟黛玉介绍凤姐的时候就说过的,你眼睛长哪了?9、黛玉欲去拜大舅伯时,邢夫人代大老爷说了一席话,等到邢夫人领着黛玉去拜 见大老爷时,大老爷不忍相见。刑夫人又代大老爷说了同样一翻话,“劝姑娘不 要伤心想家,跟着老太太和舅母是同家里一样。姊妹们虽拙,大家一处伴着,亦 可解些烦闷。”且不雷同。 &&&& 雷同?那新红雷,老少不论一律铜钱满头,就不雷同?10、为秦可卿送灵时,凤姐怕宝玉骑马有闪失,命小斯唤宝玉来与其同车,宝骑 马来后,下马到车中,凤姐说:你是珍贵人不要像他们猴在马上。(已在车中, 何必赘言)凤姐这翻话应该在宝玉还没有下马劝其下马上车时说,才妥贴。 &&& 还没下马说什么话?还得扯着嗓子喊,你以为你是凤姐呢?11、王熙凤弄权铁槛寺时,老妮净虚求凤姐说:“因当日我在长安县善才庵出家 的时节,有个张大财主,女儿名叫金哥。那年都往我“府里”来进香。”应该说 是“庙里”或者是“庵里”来进香,不该说成“府里”。说当时是出家的时节, 难道现在不是出家吗? &&&& 当日是说那个时候,我真是不忍心骂你了。12、贾天祥照风月镜,应有正反两之分,为何贾瑞只照一面而出两种形象,于理 不通。 &&& 你没好好看吧,他明明翻了镜子才看到了骷髅,你确信你好好看了吗?13、宝玉使小红将娘娘所赐之物拿去让黛玉挑,不合情理。且前后矛盾。小红乃 二等丫头,宝玉眼面前的事,不够资格,也没机会去做。上次偶尔给宝玉倒了一 次茶,被秋纹、碧痕啐脸,怒诉其做了巧宗儿。(小红和凤姐在狱中还回忆了这 一段)做宝玉传情之类的事,非宝玉心腹丫头不可,如晴雯、麝月等。 &&&&& 这个你可以去问曹雪芹14、椿龄画“蔷”只重复画一蔷不妥,应画一连串蔷才合景、合理。总在一个字 上画,别人是看不出什么字的,只有另起画一字才可根据笔画猜出画的是什么字 。所以绝不是只在一个字体上重复画一个字,而是画了一个又画另一个。这样宝 玉才能顺着其笔画知她画的是个什么字。 &&& 同上,问曹雪芹去。15、贾琏每每与凤姐调情,平几总厥嘴板脸,露出争风吃醋之状,这不复合平儿 性格,有损平儿形象,也不合情理,若如此,凤姐岂容平儿至今。不早打发了他 。 &&&& 怎么会不符合?知道平儿算什么身份么?侍婢,也是侍妾。
LZ,87红楼是有许多不足,我也一直不认为老红楼是不可超越的。但新红楼明显还不具备超越87红楼的实力。至于你列的问题,个别问题还是有道理的。但大多数问题建议你看看原著再说。通过你的这些问题,说实话,只暴露了一个事实,就是你根本没看过红楼。或者你就是看看小人书?或者缩写版的?再或者漫画?盗版?真的,建议你认真读一遍原著,对照原著看你的问题。因为太多了,真不值得一一给你指出来。
楼主辛苦,我想请问一下,我们喜欢的红楼梦是书还是电视剧?87版红楼的不好能说明新红好?87版有很多不足之处,我其实也不是很喜欢看,改了,删了,太多的内容。但是现在的新红,我一集都没看,不是矫情,真看不下去。其实陈晓旭演的黛玉我就不太喜欢,总觉得她糟蹋了黛玉的美,但是蒋梦捷的黛玉我根本不能看,太可怕了。至于新红其他的东西我没看不好评论,但是我真的非常喜欢红楼梦,如果楼主有兴趣,我们可以一起探讨一下这本书。
16、馒头庵女尼之铺盖,不该是锦锻绿被,与其尼姑身份不合,尼姑应以素色方可。&& 你说应该就应该你说不应该就不应该?那么我还说新红雷中,秦可卿还不该穿黑色孝服打扮那么性感呢,更不符合她身份。她又不是家里死了人,打扮得那么黑干什么? 17、议论省亲一事,赵嬷嬷说:“东海缺少白玉床、龙王来请江南王”该应说是“金陵王”。因后又说了江南甄家如何接驾,如何用银如流水,谁是江南王不好分辨。&&&& 翻原著去。 18、大观园试才,单聘仁等道,若不是心中有大丘壑焉能想到这里?应说是“胸中有大丘壑”不应是心中有丘壑吧! &&&&&&&& 翻原著去。19、大观园试才时,茗烟在贾母面前说“今天二爷给老太太露了脸”,应该说给老太太长了脸!晴雯也说了二爷今天露了脸,我们奴才脸上也光彩!难道宝玉从来没露过脸?这种说法还是不妥! &&& 对于你这种理解水平,我只能目瞪口呆。露脸谁说就不能是长脸的意思?自己理解水平不够,反怨台词不对?你觉得不对的话,跟曹雪芹说去。20、林之孝家的请示安排十二尼姑道姑住处时,没等介绍妙玉之前,凤姐就把龙翠庵安排给了妙玉,岂不荒唐。凤姐有先见之明吗? &&& 你问曹雪芹去,问问他为什么这么没常识。&&&21、林之孝家的介绍完妙玉之后,探春王夫人都说请她来。可林之孝家的说请不来,并说“侯门公府必以势压人,请不来”。王夫人、探春等先应说接妙玉来,林之孝一翻话后,再说请,这样才有递进关系。因为接为一般的呼唤,有怠慢之意,而请,指用请贴请,有尊敬之意。这样,才合情理。 &&&& 你跟曹雪芹商量去。22、试才一节,贾政等一行人将至稻香村时,贾政把手搭在宝玉肩上,这里既不是坎坷不平之路,也不是贾政行走不便,若是这样,宝玉可扶其而行。勾肩达背有损贾政之威严形象。 &&&& 哼!那电视剧里经常见的宫廷中那些娘娘们走路的时候丫头在旁边扶着手,那都是行走不便才需要扶的么?23、元妃省亲时,小斯来回:“赖大回来了”,太太们说快快把他找来。省亲探消息这样的大事,赖大探消息回来,不及时禀报,还须叫人去找吗? &&&& 赖大回来又不是在喝茶,而是小厮看到赖大来了,通报一声,太太们等的焦急,自然会这么说。 24、宝玉试才后出园门时,以茗烟为首的一群人抢走了宝玉身上所佩之物。茗烟还把个香袋什么的拿在手上炫耀,岂不荒唐。作为贴身书童只有围护宝玉的一切东西,哪有带头,哄抢之理。其它人则另当别论。 &&&& 看书看书看书。25、贾政等参拜元妃时说:“园中所有楼台轩馆、匾额皆系宝玉所题,如有一二可愉目者,请别赐名为幸。”别乃不也。岂不是说请不赐名吗?岂不是适得其反吗?正确的应该是“请另赐名为幸。”把“另”字错说成了“别”字。 &&&&&&& 看书去。别字,在古代有另外的意思。修修中文再来挑吧。26、静日玉生香中黛玉床中明摆着两个枕头,而宝玉说没有了枕头,黛玉叫宝玉去拿外面的枕头,宝就说不知是哪个臭婆子的而不要,黛玉顺手拿了床上另一个枕头,而把先一个给了宝玉。难道宝玉没有看见床上有两枕头?可见另一个枕头是不该明摆在床上的。 &&&&&&&& 你哪只眼睛看到有两个枕头的?分明就是一个大枕头。27、玉生香一节,宝玉闻见黛玉身上有一股幽香,但不知是何香,香从何来?原著宝玉拿起黛玉袖子闻个不够,才知是黛玉身体发出的香味。电视却忽略了这一细节。
&&&& 那红楼梦里为了体现王熙凤的精明,在黛玉入贾府一节,还有问丫头月钱发放了不曾?还有故意向王夫人说为黛玉找料子的事。新红雷把这么重要的一节删了,你怎么不说?那可是最能表现王熙凤精明的镜头之一了。&&& 玉生香省略了有碍于黛玉精神的体现吗? 28、讲完耗子精,宝钗到,听黛玉说宝玉绕着弯子骂人,宝钗讽宝玉,“前日在娘娘面前忘典出汗。”要散时,宝钗告诉宝玉说袭人病了,而玉慌忙离去。难道宝玉反不知袭人病了!难道是急病吗?此于事实不附,于情理不通。 &&& 当然是不知道才去的。29、袭人给宝玉约法三章,最后一章,不许毁僧谤道,和吃人家嘴上胭脂,应强调:“更要紧”的是不许吃人家嘴上的胭脂,和爱红的毛病。&&&&&& 你跟曹雪芹说去。 30、茗烟戏万儿,太肆无忌惮,太大呼小叫,不成体统。应是宝玉从窗口或门缝偶尔窥视才得体。 &&& 跟曹雪芹说去。31、袭人病,丫头们各去赌钱玩耍,唯麝月看护。宝玉回,问麝月为何不去赌钱,麝月说“没有钱”,宝玉说,堆那么多钱不够你输吗?难道贾府还堆着钱让丫头们去赌博吗?为什么后来因赌博查处了一些人,如迎春乳母等。原著是说“床底下”堆的钱不够你输吗?一字之差,其意绝然不同,床底下的钱,一定只是丫头们平时没用完的零钱,攒下而堆在那里的。丫头们能玩多大输赢呢?所以说床底下的钱不够你输吗?是有道理的。 &&&&&&& 你非要说床底下什么意思?难道非要一字不差?32、晴雯还没出门,宝玉就说满屋子就她磨牙,没有时间差。应该是待晴雯刚出门,宝玉就说“满屋子就她磨呀 ”, 麝月在镜子里做手势叫宝玉别说了,意即晴雯没有走远,会听到的。晴雯闻后返回来相问才真实有趣,更显小儿女天真烂漫、机智灵活。 &&& 没看懂您想批哪?33、俏平儿软语救贾琏后,贾琏戏平儿,平儿作势跑了出去,贾琏抱怨平儿不该跑出去,平儿说:“让她知道了又不待见我”,这句话是什么意思?是什么方言土语?原著里说:让他知道了又见不得我,多通俗易懂。 &&&& 你连待见都不懂,从哪来的?
后面的我不挑了,总结起来,很多楼主挑出来的,好像无关87版红楼梦什么事,大部分都该去问曹雪芹,总是应该应该应该的,你怎么不去问问曹公,问他为什么不按你说的来写?
快试试吧,可以对自己使用挽尊卡咯~◆◆
楼主还是去读读原著吧
呵呵!楼主是来找拍的。
不过红楼版本众多,楼主看的版本可能和大家看的不一样也是有的。各版本之间可能只是些许字的差异,但红楼全书讲究的就是炼字的精巧。
2、解说员之误:“这两位神仙化作跛足道人和赖头和尚。”把跛bǒ,错念成了pō ,声母错了。也不知是否方言。 &&&& 那你怎么不说新红雷 把 贾琏与小厮搞G弄成小厮给贾琏拔火罐?
楼主,你挑的那些在原著中都有写的,黛玉进了贾府,一府有一府的规矩,黛玉新来乍到不知漱口的规矩很奇怪吗?黛玉在贾府断不肯多说一句话,多行一步路,惟恐被人笑话了去。。为什么?就是因为不熟悉规矩,可是蒋带鱼童鞋进了贾府跟回自己家一样随便,吃饭时长辈都撂了筷子她还在吃,我真的,黑无语
快试试吧,可以对自己使用挽尊卡咯~◆◆
过去跛是念PO的,二三十年前语文老师也这么念,现在改了而已
楼主哪里粘贴来的? 好辛苦呢 所以楼主想表达什么? 表达新红楼才是经典? 你还是多给曹老烧点香吧。
新红楼不需要挑毛病的,本身存在就是毛病了!!!!!
登录百度帐号

我要回帖

更多关于 红楼梦赖头和尚 的文章

 

随机推荐